响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本丸(熊孩子)养成攻略 ----- 关于虎彻兄弟的龙宫之旅(3)

文章简介:本丸的发展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在成为能守护历史能刷帅能居家能洗眼能暖床的男神以前,每个刀剑都还只是熊孩子。

熊孩子不仅调皮,麻烦也是接踵而至,所以照顾好熊孩子就成为了每个审神者说不尽的辛酸往事......

前情提要:预计“鬼丸”的主人要搞事........

=======================

小生慧一,作为审神者直子主人的本丸中的家用式神,在最近记录的日常中,描述了在登满大人本丸里的故事。

 

若你要问为什么…….小生所写,所听,所闻,皆是本丸中,日常的一部分。而所谓本丸的日常即是关乎于刀剑付丧神大人们的故事。

 

有人意识到小生岔开话题了吗?应该没有。


好的继续。再次重申一次这是发生在登满大人的本丸中的故事。

 

第二天的早晨,阳光从窗户透了进来,照亮了登满大人那张因为无法忍受早起和刺眼的萎靡的脸。

 

阳光如此柔和,

他还是觉得好累。

 

机械做到桌子前,无聊地等待着早饭的他只能按了按酸软的肩膀,

他真的觉得好累。

 

机械地抬起筷子,眼前是炸制金黄而酥脆的天妇罗,拌上特殊酱汁而凸显出新鲜绿意的蔬菜,紧接着呈上的味增汤中不断浮沉的豆腐溢满了想要平常其柔嫩的冲动。

可他还是好-----累!!!!

 

为什么?

因为还要拿着碗,那盛着饱满雪白的米饭的碗好重。

 

站在一旁作为近侍的蜂须贺虎彻大人没好气地看着登满大人。

“主人,能抓紧一点时间吗?”

“不能------,我好累。”

 

“您才从懒觉中醒来。”

“我心累。”

 

麻烦又来了。作为本丸中与登满相处时间最长的刀剑付丧神大人,蜂须贺虎彻大人清楚地知道这又是一场战争的开始。

 

蜂须贺虎彻在心中暗暗捺住想要以下犯上的心情,维持好面上的风度,开口恭敬道,

“主人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操劳烦心吗?”这时候他肯定会说时长谷部那个完全主命至上的混蛋包揽下了所有事。

 

“我有为工作烦恼过吗?”咬着筷子,只为有趣而将其上下翻动的登满大人用来决定下一份入口的食物,“长谷部把事务都包揽了,我还闲着呢。”

……冷静冷静。

 

“一个愚蠢的问题呢。那主人是为了什么而烦恼呢?”

“嗯……因为蜂须贺你现在这个让人胃疼的语调吧。”

 

“……我的语调也是因为主人你这不着调的态度。所以在下必须得要以身作则做好榜样啊!”

“哦哦哦!正常多了!只差一个‘天马流星拳’就是完整的圣斗士了!”

 

“谁是圣斗士啊!我又没有穿出阵服!”

“啊啊啊!你也承认那套服装就是圣斗士的金装版了呢!”

 

“那主人你也不遑多让啊,”蜂须贺虎彻大人抓住了登满大人话中的一点漏洞,反击道,“圣斗士的主人是雅典娜,主人你要不要歌颂一下‘爱与和平’呢?”

 

“…….蜂须贺,”

“什么?”难得见到登满大人词穷的一次,蜂须贺虎彻大人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爱与和平’是神奇宝贝火箭队的台词,当然你也可以换成美少女战士,我挺想看你穿女装的。”

 

……..忍无可忍所以无须再忍的蜂须贺虎彻大人决定以暴力解决问题。在登满大人的反击中,小生终于可以开始正式的故事叙述。

 

而这一次最好是以各位大人们的口吻开始。

 ---------------------------------------------

在把作为主人单独用餐而存在的茶室毁掉近一半之后,蜂须贺虎彻头痛着自己在此之前的一切不理智举动。

 

“啊啊…..你看你这不是又轻易爆发了吗?厨房和用餐的地方都被毁成这样了。”登满主人抱怨着这些惨状的同时也庆幸着没有损害到自己的早餐。作为一天的动力来源,他在开打以前就用灵力加以防尘防击打护罩,所以餐桌上的一切都毫发无损。

 

登满大人席地而坐,顺便抬一抬手指,让本丸中的灵力自动开始对收到伤害的地方进行修复。

 

“你也不看是谁的错!”多次对峙的结果只是让蜂须贺虎彻再一次

 

“脾气那么暴干嘛嘛……..明明是那么秀气的外表却一点都不冷静欸…….”

 

蜂须贺虎彻心中一紧。唇线分明,又随着其主人的意气用事而破开,“我会不冷静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怎么使用虎彻的真品,如果你一开始不这么自大选择我的话不就不会有这种事了吗?”

 

“可是,啊呜,”适才一番运动,登满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饭全往胃里埋去。神经大条的他只是毫无掩饰地顺着说道,“一开始我选择你主要是因为你很漂亮啊,”

 

“你居然说我像女人?!!”显然这句话让蜂须贺虎彻更生气了。

 

登满终于意识到蜂须贺虎彻是在生气的了,“不不不,我只是想说我选你和你是不是虎彻真品没关系而已。”

 

在这里小生插一句话,登满大人这样说其实更容易得罪人不是吗(躺平ing~)

 

吵得这么厉害,一会拜托他那个任务的话不是又要爆发了啊。登满掏了掏耳朵,确定自己没有因为过大的音量而让耳朵受伤。

 

要说受苦也是那个人(刃)啊…….登满难得苦恼道,

 

而恰巧此时,门外传来了咚咚声响,

“主人,失礼了。刚才听到剧烈的声响,请问室内安好吗?”

 

……果然还是自己不受苦就是最好的!

“哦哦!来得正好!进来吧!长曾祢!”

 

…….小生再插一句,好多点。但这些点都不是小生的。

在门外的长曾祢虎彻听到这位不靠谱的主人的回应,在拉开门进来之后就更加确定了。

 

坑hu----陷阱。

 

看到对面自他进来,不,应该是从听到他声音的时候开始就变得面容冷硬的蜂须贺虎彻,长曾祢虎彻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然后只做平常

 

 “放松点,放松点!说吧,啥事?”放下手中消灭大半的饭碗,登满每个正形地坐在地上,笑问道。

 

“谢谢您。不过我想还是任务要紧。”长曾祢虎彻哂笑,然后正色道,“今早从您吩咐的任务中归来,途中一并收到了来自直子大人的传信。在书房那里并没有看到您,结果听到响声,还以为是祭典开始的前兆呢。”

 

“你这是挖苦我吗?一大早上的。”登满顺手接过长曾祢虎彻递来的信件,端详了几番,而又一边说道,“估计是我之前拜托直子姐的事情终于有回复了。你先去正厅那里等我吧。”

 

“……那么,我先去准备好主人您替换的衣物,请您用完餐后移驾。”在两人面前,再度恢复风度的蜂须贺虎彻冷漠而优雅。在跪地行完礼节之后,便目不斜视地退了下去。

 

“喂喂!蜂须贺,不听了吗?这可能涉及到你和长曾祢欸。”

 

像是听到噩耗一般,蜂须贺的身体很明显顿住了一下。不过始终是因为是在另一个人(刃)面前吧,他也只是就这样离去了。

 

“……呜哇,你们这就像是夫妇吵架分居呢。”

“都这种时候了,主人请别乱说话。”长曾祢虎彻依然只做平常

 

看着这样的两人,登满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心境。但他想这对于蜂须贺虎彻,这个本丸的初始刀而言,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肯定早已酝酿许久。而对于像他这样没心没肺的人而言,只坚信他事自有笔直道,关键还是家务事----- 也只有着凡人最普通的欲望趋向。

 

“什么?!在这附近吗?好的,决定了!长曾祢你到时候就和蜂须贺虎彻一起去!就你们俩!”

 

“哈?!”

============给读者============

这一章主要是用来给蜂须贺虎澈和其主人登满的性格定下一个初步基调,觉得这样才能进入前因后果的描述。

开始上学了,大部分文化课的结果就是一大堆阅读......小伙伴们学习工作加油!吃饭也耽误不了我们的爱课之心!

好吧学习到饿的时候不论怎么样都是忽略不了肚子叫的。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响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