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本丸(熊孩子)养成攻略 ----- 关于虎彻兄弟的龙宫之旅(2)

文章简介:本丸的发展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在成为能守护历史能刷帅能居家能洗眼能暖床的男神以前,每个刀剑都还只是熊孩子。

熊孩子不仅调皮,麻烦也是接踵而至,所以照顾好熊孩子就成为了每个审神者说不尽的辛酸往事......

前情提要:回忆至过去,以酒开启的“成熟”话题........

=======================

见血的时代。当一切资源都成为珍贵,人们还从未学到过“忍耐”所谓何意。

 

能实现野心的一切途径,硬碰硬的雄性天成,战斗—✍️成为了男人们的浪漫美学。

 

而“美”之一字集中于刀锋。你很难想象那样危险而具有魔性美丽的弧度是从凡铁杂质中生出。

 

日本刀作为世界三大名刃之一,从匮乏平凡中生出的超然,在时间流逝之中得到升华或陌落。

而日本先人坚信万物有灵,所以不论是怎样的一把刀,都会有属于他的一个特殊的名字。

 

但若望人知,刀则必须倚赖命运。

 ----------------------------------------------


上一回小生没有提及到的,这是发生在登满大人本丸里的故事,而一切由一场对话而起。

 

“首先庆祝!二花以下,所有新选组刀剑全部到齐!!”

本丸的其中一间和室是一个可供三人以上使用的大房间。与其能容纳的人数数量相对应的自然是一个宽阔的空间。在这样的空间中央是一张宽大的木桌,一个普通的玻璃瓶,几个杯子。

 

加州清光大人手中高举着杯子,晕红的脸蛋显然地昭示着他正处在兴奋之中。而其他围坐在他身旁的几位大人不论平时如何,也因为此时的气氛而显得十分惬意️。

 

接过加州清光大人话头的是一位一身红色运动服,一脸乖巧的少年。

“加州大人辛苦了。”双手捧起杯子,向前邀杯的同时,无色的液体氤氲着少年那双如海一般清澈的蓝眸,“加州大人是属于最早来到本丸的几批付丧神之一,起初一开始没有熟悉的人(刃)在一起,一定还是无措过吧?”

 

“比起无措,差点连是否活得到今天都不好说!”突然一杯子重重垂下,虽然意外于杯子中的液体一滴不撒,但更意外的,是平素乖巧认真的大和守安定大人也开始抱怨起来。那张素来都是带着腼腆天然微笑的脸,面颊泛红,眉头紧扣,眼中点点委屈劲随着他口中的故事一起倾出,“我比加州清光还要更早来到本丸,一开始看到主人的时候还以为和冲田君一样,结果是一个从来不听人说话的战斗狂和自大狂!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行动,每次训练与其说是训练,倒不如说是追杀!”尽情抱怨之后,又像突然泄气的气球一样,大和守安定大人趴在桌子上委屈道,“虽然那样也是提高战斗力的方式,我自己也想尽快变得像冲田君那样………”

 

……..看得出来,他明显是喝醉了。

 

“啊……真好啊。”仿佛没有听出这段醉话中日常的恐怖含义,少年还是眯着眼,在想到什么的时候显然更加开心了,“兼先生和土方先生一样都酷爱训练,如果能在这样的本丸中生活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土方先生,新选组,从这一系列关键词中很容易得出少年的身份 ------ 曾经幕府末期的忠犬,最后的武士,新选组的幕后掌控者,鬼之副长,土方岁三。传说在他的身边,最为称奇的就是随身携带的一把太刀和一把肋差 ----- 而少年,自然就是曾经土方岁三的爱刀之一,肋差的堀川国广大人了。


 看着大和守安定大人平时从不会倾吐的牢骚和各种窘相,堀川国广大人转而言道,“不过大和守先生没关系吗?感觉他好像不太能应付这种东西呢。”


“放心放心~~”杯子举至唇边,加州清光大人坏坏一笑道,“这只是米做的果汁而已,能见到这家伙的窘样,不是挺好的吗?我们这些成熟的人就在一旁看着笑话就可以了。”

 

“欸…….”突然,一双大手降至加州清光大人的肩头,“那成熟的加州要不要和大叔我来拼一拼酒量啊?”熟悉的嗓音让他一窒,差一点就喷了出来。

 

“咳----咳咳!”加州清光大人一个转头,惊恐地看向自己身后的那个人“虎…虎彻先生?!你不是还要一会儿才来吗?”

 

长曾祢虎彻大人大敞着衣领,脖子上还挂着因为洗澡还在冒热气的毛巾。

“相信‘一会儿再来’就背着大人干坏事,这可一点都不是成熟的表现啊,小加州~~”

 

平静地笑看着加州清光大人出糗之后,长曾祢虎彻大人找到了桌边的一个位子坐下。倒酒,倾吞,满足地大呼一口。显然他很喜欢澡后的一杯热酒下肚。

“唔哈————好酒!加州你小子可以啊,居然能从主人那里顺到这种一品,”

 

“是登满那个混蛋主人从直子大人那里拿来的好吗?”加州清光大人恨恨地瞪着长曾祢虎彻大人,“那个混蛋主人现世年龄可还没到法定喝酒的时候,我只是为了未成年人着想,所以才要了过来而已。真按年龄算,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好吗?虎彻先生真是…….”

 

“那么,我也可以入座一起享用吧?”一道清冷的声音也插了进来。

 

“随意随意。”加州清光大人还在纠结嘟囔着长曾祢虎彻大人将他当作小孩的举动,结果根本没有意识到插进来的声音…….

 

“欸?药研先生?”这是堀川国广大人惊讶的声音。

 

加州清光大人猛一回头,就看到了穿着和服,同样也是刚洗完澡,擦拭着头发出来的药研藤四郎大人。

 

“啊!是药研啊~~~”这是大和守安定大人发嗲的醉音。再次为加州清光大人确定了眼前不应该发生的某些事情的进行时态。

于是他呆滞地看着小孩模样的对方自来熟地坐了下来,在长曾祢虎彻大人解释着“一起入浴,顺便就邀请对方”的声音中,熟练地拿着酒杯,满上一盅,仰头而尽。

 

“药……药研?这,这是酒……”

 

“不用担心,加州先生。我已经成年了。”

 

“什么?!”明明是小孩的…….

 

“若按照刀身存在的年数来算的话,我应该比加州先生您还要年长的。”

 

…….一个据史书记载至少可以追溯至1200年(镰仓时代中期),另一个是诞生于1603年(江户初期)之后……..

 

嗯,所以刀剑付丧神大人们是不可轻易以外表来断定年龄的。

而这之后,谈话仍在继续。

 -------------------------------------------


自刀剑付丧神大人们得到身体以来,尝试人世各种事物,虽只是初初涉猎,但酒无疑赢得了所有人(刃)的喜爱。

 

与苦涩的口中之感不同,从腹部燃烧起来的热感在回味之间,似乎可以隐隐透视出武士的人生 ------ 热血,兼之行走在刀山火海上的刺痛与苦。

 

春的夜晚,寒风肆意。身体却偏偏被酒激发出热度,将对话推向了一种热络的氛围。

 

这一次换成了长曾祢虎彻大人发声。

“既然上一个理由已经被用过了的话……那么,这次就以酒来欢迎药研君吧,干杯!”

 

“干杯!”/ “干杯----”(啊,后者是加州清光大人发出的)

 

“哦….哦,谢谢。”即便身处于不同的本丸,但“药研藤四郎大人”这一个体在性格上存在着很多的共性 ------ 比如,不太擅长应对热情的场合和人。

 

“没事没事,放轻松点,大家今后都是需要共事的伙伴嘛。”长曾祢虎彻大人笑着摆摆手,缓解着气氛。“咿呀!一直都很想和你说上几句,在温泉聊天了以后,就希望我们家小加州他们能多跟你学学为人处世。”

 

“我又怎么了?!”加州清光大人深感自己被怼到窒息。

 

“啊?嗯……”长曾祢虎彻大人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回道,“成熟度?”

 

“我,这,是,可,爱!”加州清光大人作势要扑过来,

 

“是啊,小加州已经很可爱了。可爱上面已经没有什么我这个大哥可以指责的地方了,”长曾祢虎彻大人拍了拍他的头,凑近道,“在原先身为刀剑的时候,就一直看着你们一点一点成长,本来说要好好看着你们,结果在这个本丸,我却是最晚来到的新选组刀剑。没有参与这段时光,但看到了你们的成长,让作为大哥的我啊…….”

 

长曾祢虎彻大人的口吻由先前的欢快转为惆怅。许是因为酒的原因,加州清光大人多多少少有些觉得,他是在回忆着什么,想象着什么。

 

算了,不和他这个……大哥计较。毕竟是哥。

 

“想着你们在没有我在的时候就长错了方向,就觉得我这个大哥的位置果然还是当仁不让啊。”

 

“长错你个……!”大哥你果然还是去死去死吧!!

 

“哈哈哈哈!小加州,人的成长最终都是要迈向成熟的~~~,更何况你最终还是会成为一个男子汉的,”长曾祢虎彻大人又再次饮下酒盅中的玉液,回味这蕴有无穷变化的佳酿。感叹道:“男子汉,肩膀担得起重任,双拳迎得住风浪,让人感受得到你的力量可靠所在。”长曾祢虎彻大人握紧一只拳头,上臂瞬间绷紧的肌肉能清晰让人感受到他肉身的强劲。

 

这也是为什么长曾祢虎彻大人会被曾经新选组的领头人,局长近藤勇的爱刀所选中。在话本中,遥想当年不过刚刚进京的近藤勇在一间普通刀铺中,一眼便相中了由名匠长曾祢兴里打造的长曾祢虎彻大人。

 

锋利、刚强,就像是为战斗所生,在锻造的过程中,没有放任一丝一毫的堕怠而留有杂质。

 

“…….真刚强呢!”药研藤四郎满含感慨地说道。直到刚刚为止,他都一直在一旁聆听。

 

“哦哦!药研君有什么感想吗?洗耳恭听,洗耳恭听!”长曾祢虎彻大人转向他道。

 

“嘛。只是从另一个我那里得到了一些感悟而已。”

 

“哦哦,是直子大人那边的药研吗?”

 

“嗯。也就是那样吧。那个家伙…….”似乎是因为酒,所以药研藤四郎也变得好谈起来,“和他聊过一些之后,让我看清了很多东西,也感受到了更多的可能性。如果不是因为与现在的主人相遇的话,继而我和后来的他相遇,‘我们’也就不会有所成长了吧。”

 

看着药研藤四郎大人微微柔和的表情,长曾祢虎彻大人的表情似乎有一瞬间……但很快他又回复到之前从容的笑容,和药研藤四郎大人攀谈起来。

 

看着眼前的两人,加州清光大人脸上带着些许沉思。撇了撇嘴角,他将身体向后倾去,像之前的两个人一样将酒一口纳入。白酒辛辣,一口倒入嘴中的爆发力可不容得小觑,直冲上脑,将其中的什么东西也一并带出,冲出嘴间,“哈……像我们这种刀,如果不是因为有像冲田那样的人选择我们的话,可能也就不会和现在的主人相遇了吧。”

 

“毕竟召唤是需要‘真名’的啊。”乖巧的堀川国广适时地插入一句,并不擅长饮酒的他自发自地担任着为大家斟酒的任务。

 

若无名,无所知,无所起。哪怕是在普通人看来较为玄幻的灵力世界中,需要名字这一点,其实也就和一般人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到一个特别的存在是一个道理。

 

刀剑付丧神们也正是因为被特别的人们赋予了特殊的意义,令人铭记,所以才得以在千百年后的今日得以重现身姿。

 

名字,是具有意义的。

 

“但是人类匮乏的想象和认知中,因为拎不清自己的重量,所以也会在这样神圣的事情中加上污点呢。”

 

又来?

加州清光大人已经要为自己今晚抛出各种flag引战的运气而哀叹了。

 

他转过头,看到了另一个不速之客。

 

紫发,雍容,金色的华美和服。眼中尽是高傲的冷漠。

在加州清光大人眼中,非常麻烦的人物 ----- 蜂须贺虎彻大人。

 

不过这一回,火力并不针对于他。

 

那个高傲的人环视周围,最终将目光定在了长曾祢虎彻大人的身上。眉头紧扣,在之前目中无人的冷漠中,又多出几分厌恶。

 

“哟!蜂须贺,你也是泡完澡,想来喝一杯的吗?”长曾祢虎彻大人主动道,

 

“…….肆意喝酒,这就是你身负消除时空溯行军的使命所有的态度吗?”

 

“战斗也分白天黑夜,不论敌我都需要有多少能得以喘息的时间啊。”长曾祢虎彻大人将手中的杯子伸向前,邀约道,“兄弟你太紧张了,这样下去会很不好和人接触相处的哦。”

 

“和冒充我兄弟的你?做梦去吧。”

就是这样一句话,就将聚会上热闹的气氛降至一干二净。冷冽而又难以插足的气氛从虎彻兄弟二人身上蔓延开来,直刺刺地说出了一个他们曾经忽略的东西。

 

“我现在过来,只是因为作为近侍,有义务通知需要出阵演练的队员关于明天的安排,你别给我误会了。赶紧给我收起你那副不正经的姿态给我好好应对明天的任务。”剑拔弩张的蜂须贺虎彻大人,却又在下一刻冲其他人道,“打扰到你们喝酒的雅兴了,我道歉。那么,告辞。”

 

就如同他来时一样,突然地闯进,又突兀地离去,留下这半开的酒会,也只是郁郁而散。

 

“啊啊啊……被讨厌了呀。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看着离去的蜂须贺虎彻大人,长曾祢虎彻大人更多只是烦恼,将头埋在桌上,把玩着酒杯,久久不起。

 

“…….虎彻先生,”堀川国广大人担心地看着他。

 

“堀川,加州,大和守,所谓成熟啊。”看着杯中的琼浆,额发遮住了“也是你身边会多出一种名叫‘束手无策’的事件的征兆啊。”

 ======================

下周开学(惊恐脸......)然而还是如期决定的周更,虽然时间并不能决定,但应该会在五,六,七这其中一天发出更新。


很感谢为我点赞的各位读者大大们,如果阅读中有任何感想的话,请一定让我知道。


最近在b站看到lex大大的推番,久违地又去重温了一遍《bakuma》,在看到里面的主题,“努力,坚持”的所谓男人风范,还有主编那句“故事只要有趣就是好故事”的那些台词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初生牛犊啊。


在拿出满意的作品的同时,果然最主要还是坚持......守好发稿时间,把握好日常一切呢哈哈。不然这样就谈不上是一个成熟的人了。(虽然文中的成熟是有些苦涩的)


希望各位读者大大们好事顺心,心情上好!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響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