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本丸(熊孩子)养成攻略 ----- 现在是关于粟田口家的二三事

文章简介:本丸的发展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在成为能守护历史能刷帅能居家能洗眼能暖床的男神以前,每个刀剑都还只是熊孩子。

熊孩子不仅调皮,麻烦也是接踵而至,所以照顾好熊孩子就成为了每个审神者说不尽的辛酸往事......

前情提要:在五虎退随着那个本丸消失以后,他的结局.....?

================================


“……..大致上,这就是那个‘本丸’,也就是你调查到的,作为最早一批审神者入职的甲-34号的审神者的末路。而从这个甲-34号本丸中逃出来的五虎退,更准确来说,应该是近乎灵体一般的存在了。所以综上所述,这就是整个事件的大致经过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怎么可能这么简简单单就接受了啊!”在直子的本丸里,为了了解事件经过(实际蹭吃)的登满如是说道。

 

“难道我们把五虎退带过去就是为了让他成佛的吗?也就说从一开始我们接触到的五虎退…….”登满打了个寒颤,他最讨厌这些无法用武力简单解决的鬼力乱神之事了。“其实是一个带着生前怨念无法转世四处徘徊的幽灵,在到处寻找着失落的回忆的同时也有可能逐渐丧失自我意识,然后…….”

 

“胸前不会有像锁一样的东西断掉的哦。又不是《jump》(日本最大少年热血系漫画杂志)的《死神》(台柱作品之一),也不会变成怪物的。”

 

“啊?啊,嗯……也是哦。”登满看起来似乎非常期待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展的样子。“咳咳,回归正题。所以直子姐,在我发现五虎退的那时候,那个五虎退就已经是灵体了吗?”

 

“是啊。”拿起身边的杯子,直子小口地啜饮着。

 

“那直子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笨蛋。”直子弹了一下登满的额头。“当然是因为他的本体刀从一开始就不见了啊。这么明显的事情怎么会没注意到呢。”

 

“疼!!欸?”

 

“他们都是刀剑付丧神。哪怕现在他们已经存有人身,本体刀也是关乎到他们性命的存在。刀在人(刃)在,刀断人(刃)亡。所以从一开始,五虎退的身边没有带着他的刀剑,就有三种可能可以推断:他的刀剑被伤害他的人所夺,或者在逃跑过程中下落不明,还有就是……”

 

“已经被碎刀了是吧。”登满接过这最后的话头,然后也提出了他自己的猜想。“你推测出他已经是灵体,还因为他的情绪是吗?”

 

“拒绝,怀疑,自卑,逃避。这些情绪哪怕在多日以来大家的精心照顾下,也没有丝毫软化他行为中的冰冷。对于像五虎退这样过于善良的孩子来说,实在太过蹊跷。”直子承认了这是一部分的原因。“当然让我肯定后者的猜测的原因,是因为他身上一直不断流失的灵力和怎么也无法治好的伤痕。没有刀剑的实体,他则无法储蓄使其保持人身和战斗力的灵力。但灵体是强烈感情的具现化,灵魂,也就是意识体为了铭记带给他们最深刻的感情的回忆,便会像五虎退身上的那些伤口一样,留在身上如附骨之疽,时时刻刻都会通过疼痛来提醒他们,不要忘记。”

 

若是苦情怨恨,留在灵魂上的便是无情劫难的开始;若是残忍虐杀,留在意识中的则是生而为人却做屠物的悲哀。不要忘记,是因为灵魂期待着走向自我毁灭的复仇和终结。

 

“他强烈的感情甚至胜过了灵力流失带来的虚弱,让他像幽灵一样,只凭借强烈的意念存在于世。我担心五虎退走上只为还报一仇,就让他自己变成屠刀的末路。因为复仇之人都是在试图逃避自己的过错,将责任归咎于他认为的可杀之人,直到杀无可杀,他们都最终会意识到该杀的是错上加错的自己,我不想看到五虎退变成这样的人。”

 

在这样说着的时候,直子也在想自己是否有些过于言重了。但在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时候,她确实是这样想的。“我也不希望自己变成那种帮助他一路找到真凶,然后帮他握紧刀剑复仇的那个人。这样只会让他变成听从我命令的一把剑,而不是一个有幸能够得到自由行走的肢体,充实那颗困在无法行走的死物中的心的人(刃)。所以在为他看病的那一天,我就做了决定隐瞒这件事。”

 

“直子姐……你想得竟然这么远…….”虽然登满有些讶于直子的心细如发,但毕竟都是老熟人了,到底还是另外一件事让他更为在意,“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额,这台词像苦情女主角一样。”

 

“因为你演技不到家。而且又爱乱搞事。”直子直接回以微笑,“在五虎退刚刚醒来的时候,你编的那些话虽然是为了他好,但是也证明你编故事圆故事的能力差到家了呢。” 

 

“好吧好吧,都是姐你有理。直子姐你继续说。”

 

“后来你也知道了,他醒来了,行为举止与我等所知的‘五虎退’大相径庭,但大家都道他是因为失忆怕生,心中隐伤遗害深重,所以只是尽心友善地与他相处,也不曾觉得有怪。”

 

“但是药研察觉到了,不是吗?”

 

“嗯。药研和其他粟田口派的刀剑不同,是生长在战场上的刀剑,自然观察力更是明锐。加之在此之前,他对‘五虎退’这一个体就已经了解甚多,所以也就有了怀疑。”

 

“说到药研,我还有些奇怪的地方。”登满此时插话道,“他与五虎退接触甚多,解释不了为何他在五虎退这件事情如此反常。他的性格稳重自持,不应该有更稳妥的方法来处理吗?”

 

“…….他啊,那个时候,将自己的力量过于夸大了。得到人身,可以到处自由活动,而不是每天都守着一样的景色虚度一天又一年,这种感觉你是体会不到的。更何况药研是战场的护身之刀,被赐名为忠诚之刃,得到人身对于他来说,意义更是不同凡响。”

 

“怎么说?”

 

“短刀长度偏小易于随身携带,相比较其他刀剑而言,更是长随主人之物。药研藤四郎,粟田口一派的短刀令人胆寒的锋利程度却不会伤及主人的传说之名据传就是由他而来。可偏偏最为讽刺的是,他所侍奉的大名将军都以枭雄之名流传后世,死法个个闻之唏嘘。足利义满以僧人之名把持傀儡朝政,本应了却尘缘却又欲求于尘世,偏偏死后据传是被亲信或亲属以毒杀致死;松永久秀迫害主家,刺杀将军,焚毁寺庙,把玩人心同时特立独行,结果却是在最怕死的时候自杀而死;而他的最后一任主人------ 织田信长,这个人更是不需要我来说明了吧?”

 

“嗯……在众叛亲离的本能寺中自焚而死……..相传,这也是药研藤四郎这一把名刀的最后末路。”

 

“当时在看到药研的时候,我真的很难想象跟随在那些无视常规的人身边,他居然还是有着这样性子的一把刀。可后来想想,也许在药研的心里,他们是君,他是臣,是能握紧缰绳阻止他们的忠臣,而并非只是一把只能任由主人挥动,而当主人无力,却又只能扼腕叹息的无能之刃吧。在他化为人身后,他学会了独立强大,却又因五虎退而学会了人类的爱怜之心,所以这一次,不论换做哪一把与他羁绊甚深的刀剑付丧神,他都会失措的。好在的是,在五虎退这件事情上,他学会了向我求助,所以才会有了后来他与五虎退的对峙,还有这之后的追踪。毕竟只要探明五虎退到底是受到哪种伤害,就能从不是现任审神者名单,而是已经被封锁毁灭的‘阵亡’审神者的名单中,找到他所属的那个本丸了。”

 

“也就是这个作为第一批审神者入职,最后离奇死于本丸大火却又无法探明原因的甲-34号本丸了啊…….”登满拿起手边的档案,上面所记载的就是有关于甲-34号本丸的审神者信息,以及关于其本丸焚毁事件迄今为止的调查进度。“他们两个,结果最后都差点困死在自己的劫上啊……..”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尚不会接到与历史核心有关的事件的原因啊。无论是刀剑付丧神自身的心态成长,还是他们与我们这些审神者的羁绊磨合,我们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说了这么久,直子重新拿起了身边的茶杯,得以稍微润了一润嗓子,“在最起初的事件就已经是这样了,也难保以后不会遇到比这还要困难的事态呢。”

 

“啊…….那就在那之前,早早成长强大起来就好了吧。”早在繁长的分析中感到厌烦,躺在木板上的登满一蹬双腿,就下地直立了起来,“既然了解到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了,那我就拿上直子姐你帮我撰写的这份报告走人交差去了~~”

 

“登满,”直子叫住了准备离去的他,

 

“什么?直子姐?”

 

“你对这个五虎退的事,以及他的结局怎么看?”

 

“啊?不怎样。”登满的回答令人意外,“我在其他本丸进行演练的时候也看到过他,是一个除了带着很可爱的小老虎到处走以外,让人很没兴趣的一把刀剑呢。”说道这里,登满就像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一样,回望着直子姐笑道,“不过如果是这个孩子的话,或许可以稍微让人期待一下吧。毕竟,他能跨越过那样的障碍,那么今后的道路,也一定会没有问题的!是吧,直子姐。”

 

“你这小子……”预料到果然瞒不过登满那惊人的直觉,直子无奈道。不过,也正如他所说,

【跨越过今天的障碍,于是,就应该迎来明天的早晨了。】

 -----------------------------------------------------

【强大是什么?】

似乎这个话题,隐隐地围绕着这两个事件,或为暗线,或为主线,一直穿插在这些故事中,得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答案。

 

本丸里主要负责照顾五虎退的大家对这次事件的结果都感到伤心不已。但多多少少都理解到这是五虎退自己所企盼的结局。但是,

 

“这难道,就是一切的结束了吗?”看着正在安慰着幼小藤四郎们的乱藤四郎,厚藤四郎问着身边的药研藤四郎。毕竟,他算是最接近五虎退结局的旁观者之一。

 

“……不会的。我想。”药研藤四郎回答道,“他背负了我们所有的意念存活了下来,来到这里,度过了心中的那份劫难,一定不会就这样的结束的。”

 

厚藤四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件事到底会不会成功,如果无法成功,那么难道那个人(刃)的人(刃)生就仅止于此吗?

 

唔唔唔!!!厚藤四郎赶紧摇了摇头,极力否定了自己心中消极的想法。

 

大将不是也说过吗?

 

【相信,并等待着吧。】

 

………

在锻刀室里,有两个人分别而坐。

一人有着晨曦一般白金色的头发,软软地垂落在他的眉间,柔化了他金眸。他神色淡然,似乎有些害羞而不敢说话,身边五只小小的毛团紧挨着他,这里打打,这里摸摸,好不可爱。

 

“您好。请多多关照。”

 

“不说初次见面吗?”

 

“因,因为我感觉,好像已经认识了您的样子,所以就……”他不好意思地笑道。

 

“那么,你不怕我吗?”

 

“不会。”他坚定地摇摇头道,“因为您对我很温柔,发自内心的温柔,所以我不会怕你。”

 

“哪怕我手里,拿着一个让你可能怕到会哭的东西?”

 

“额……什么?”他歪头,疑惑道。

 

“这是一份你丢失的回忆。”她拿出一颗如同玉珠一般的东西,剔透却又带着乳白色的光晕,仔细一听还有阵阵叮咚作响,“我能够肯定,它就是属于你。但这并不是一份很好的礼物。他会让你想起你最不渴望接受的回忆,你最不想面对的自我。他会刺疼你,让你厌恶,让你流泪。即便如此,你还是要接受他吗?”

 

“……是的。”良久,那个孩子温柔地应道。“如果他属于我,那我就去接受;如果他会刺伤我,我就学会去原谅他;如果他会哭泣,那我会学会去拥抱他,和他一起去解决。”

 

他伸手,将那颗圆润的珠子置于胸口,

“因为他和我,都是构成我们,‘五虎退’的一部分啊。”

 

…….强大是什么?

当你意识到自己的弱小时,你不会回避他,在保持自我的独立的时候,同时也学会去依靠强大之人,并学会托付于信任。不要害怕伤害,不要害怕背叛。因为只要你继续往前走,时间会为你带来同伴,时间会为你冲淡一切。

 

请继续,往前走吧。不要害怕,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并等待。

=========给读者======================

到这里,五虎退和药研的故事才算真正完结。不知道大家是否会满意,但这就是我所认为的,能给五虎退的一个最好的结局。

从一开始看到五虎退这个角色的时候,就一直很担心这个角色,不论是在极化前还是在极化后,那个“如果我死了,请把我葬在庭院能看得见兄弟们的地方”的台词始终难忘。所以在想把这个同人发展成长篇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要先纠正一下五虎退的个性,不再懦弱,而事实上,在我的app里,莫名其妙他居然成了每次都可以抢“誉”的刀(汗颜ing)。

一开始就选择了一个受众较小,也是比较困难的群像剧模式,但很庆幸自己坚持下来,也很感谢一路上有很多读者给了我许多鼓励得以坚持下去,所以哪怕直到最后,除了一句苍白的感谢,我也不知道其他该说什么好了......好矫情!!!!好害羞嘤嘤嘤~~~~

好了别在意上面的画风,正正经经地做好一个结尾。

感谢@伊三 , @勇者艾米莉亞 , @大祭司的茶树菇@雨末风舒 , @墨酒 , @亡 ,  @每天都在治病  , @Jenny , ,@窗边的豆子000 ,  @君玖  ,  @只吃乙女不吃腐-格洛  , @Daisy  , @琪灵 , @WMuuu ,  @福宝  , @冷漠幻蓝 , @雨水激漪涟 , @江一清初 , @花兔是隻蠢兔子 ,  @且行且珍惜, @猫呼噜喵  ,  @無限傷感 , @风听の ,  @……,  @暮雨轻语 , @有一天 , @莜奈 , @六星针女防御  @小逗子の穷桑花 ,  @喵荔lucky , @葬琴/椋笙 , @†寒羽迂回 ,  @蚂蚁牙黑 

 @咸鱼欣函 , @passer-by路人 , @黎若 , @若澜 , @牧榖的点赞支持!在国内的大家希望能注意好避暑的准备加油工作学习!国外的大家希望能有时间多去与当地人文接触,开阔眼界,度过一个最棒的夏日。

那大家在下一个故事篇再见!

评论 ( 15 )
热度 ( 44 )

© 響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