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本丸(熊孩子)养成攻略 ----- 现在是关于粟田口家的二三事

文章简介:本丸的发展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在成为能守护历史能刷帅能居家能洗眼能暖床的男神以前,每个刀剑都还只是熊孩子。

熊孩子不仅调皮,麻烦也是接踵而至,所以照顾好熊孩子就成为了每个审神者说不尽的辛酸往事......

前情提要:在被审神者命令“杀死自己”的五虎退,他要.......?

先申明一下,我还没说这是玻璃渣就不是玻璃渣哦。
=============================

五虎退是以所有兄弟的牺牲为代价而逃出来的,这是他的记忆。

 

他讨厌光。因为光让人(刃)无所遁形。偏偏他/她最喜欢在这样的时候“训练”他们,因为他/她喜欢看见他们因为极力奔跑而扭曲的脸。

 

“那就一天,一个人吧。”食指竖在嘴前,那人夸张地裂开嘴,吃吃地笑着。

还有扭曲的心。

 

一开始是厚哥哥。是为了掩护他们这些躲在一起的幼小的藤四郎们,要去引开敌人。

“我可是长兄啊……这点能耐都没有的话,还怎么护住你们这些小屁孩啊…..所以给我认真地听着,等这一天结束,就分散开来逃跑,多一个人活下去,就是多一份逃出去的机会。”

 

骗人的。只有有了审神者的许可才可以出去的“门”,肯定大家都会逃不出去的……

 

但当时的五虎退痴痴地相信着这一切。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被恐惧塞满的脑子里,根本无暇顾及更恐惧的弟弟们了吧。

 

分开,躲避,折磨,逃走。这样一个轮回一直持续到夜,可就连这样的时候也被诡异的情绪所支配。

 

那时,他无法入眠,只要一停止动作就会被恐惧和睡意所笼罩。所以他会到处探查地形,相信着厚哥哥所说的,有一条能逃出这里的路。

 

在这个过程中,白天完全没有见到的弟弟们,最后都会在某个地方被发现。所有对兄弟们的抗拒,恐惧,实为愧疚,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他/她喜欢他们因为极力奔跑而扭曲的脸,还有扭曲的心。】

 

他在看到至亲的家人就这样消失时,他感到的不是悲伤。

呼吸加速,胸口憋闷,迅速走开,继续寻路。

 

而是诡异的安心。

【多一个人活下去,就是多一份逃出去的机会。】

【少一个人活下去,就是多一份自己存活的生机。】

 ---------------------------------------------------------------------

 

站在五虎已经消散的门前,五虎退拉开了那道熟悉的门扉。

 

一如当时戳破了他所有伪装的安心,生生将他构造的囚笼打破的乱哥哥。

 

当时他在逃跑,许久的恐惧和长期无法得到休息的身体无暇顾及生存以外的事情。

他遇到了乱哥哥,和他共同御敌…….才不是。

 

被黑色的野兽压在地上,看着被逐渐消磨了体力的乱哥哥成为今天的牺牲品。

【不要哭啊…….】平常那么注重形象,喜欢打扮的哥哥,特意留下的长发被胡乱割短,一点都不像样。

 

【为什么……为什么要保护我这样的人啊…….为什么!】

 

【因为……你很善良啊…….】咳着血回答他的乱哥哥,【哪怕我们所有人都坚持不住了…….唯独你一定不会抛下我们所有人的……..活下去吧….退……】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让他明明如此厌恶自己。但依然还是想要活下去。

 

看着眼前的景象,五虎退在前进的同时,一点一点回忆着过往。

前院荒草丛生,在象征踏入神域的鸟居坍塌之后,从断木中衍生出荒草将道路截断而无法看清。

 

他就这样自欺欺人地,一直逃避着。然后直到现在,又再次回到这里。

踏入中庭,许久无人打理的屋舍,落散在各处的黑炭,俨然还保留当时最后的景象。

 

是啊,五虎退想到,这个本丸最后是在大火中泯灭的。

 

在房木被烧至喧嚣的火场中,倒在地上的幼虎的呜咽显得如此无力。

四肢挣扎着,拼命想要睁开象征生命的蓝色眼睛,虽然那等同与白天的颜色让他们幼小的主人连注视都不愿意。所以也许此刻,

 

才让五虎退的四肢冰冷到连站立都无法做到,坐在烧红的地板上,连烧伤都未有所觉。

 

如同他的眼睛一般,火红燃烧至金色的火焰,而唯一通向暗处的出口明明在那么近的位置,却又难以触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逃啊逃啊逃啊!杀掉一个废物,再杀掉一个废物,然后到最后,”

癫狂的人举起长刀抹于脖前,扭曲着,哭泣着。

“再杀掉一个没用的我…..呜,呜呜呜呜呜…….谁也不会需要我了,他也不会…….”他/她将头转向他们,眼睛就如同鱼目一样,睁到极致泛起了红丝。“你们也是不会被需要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多么疯狂啊。燃尽一切的火焰将所有情绪仅在这一晚点燃,然后带着所有的人一起变成无人知晓的灰烬…….

 

疯狂的世界中,唯独药研哥冷硬如冰的声音,将这连同火焰也要燃却的心带回了冰冷的跳动。

【跑起来。退。】

 

血液不再爆炸似的集中于胸腔,流窜在四肢,冰冷的身体还没有被意识所控,下意识地被求生的本能催动着,站起,跑了起来。

 

五虎退的模样,开始生起了变化。美丽的白金色头发染上了黑灰,精致的小脸和身体上被剥落下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红肉鲜明,明明没有大火,身体上却随着回忆一同出现了烧伤的状态。

 

烧得生疼的指尖拉开朽坏的障子门,最后的那个战地,

【把兄弟们也一起带走,这里我来挡着。】

与发黑的地板形成鲜明的对比,地上金属的光晕刺痛了双眼。阳光下,错落的各种刀尖,都是属于他们兄弟,粟田口一派的本体刀剑。

 

为了收集这些,当时药研哥肯定受了不少苦吧。毕竟最后的姿态也是那种样子。

 

五虎退走到那里跪坐下来,轻轻地抚摸着所有刀上的刀纹,认出了所有的兄弟,当然还有他自己的刀。

 

五虎退吉光。这把曾被军神所持有的退虎之刃,矛盾着啊。

善良而又不强大的人(刃)矛盾着,恐惧着,想要拒绝一切却又放不下。

【退?!你在干什么…..】

 

五虎退想起那位审神者说过的话,她说一个真正善良的人,是可以为他所爱的人付出一切的。

 

非常谢谢您。五虎退在心底默默道,

【给我走!赶快!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举起手中属于自己的刀剑,那个认为自己无法配上这样的名字的,自己的刃,五虎退狠狠地,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药….研哥,我怕啊。】

 

烧伤加上刀伤,最后的回忆正在复苏。

【怕自己会后悔…..一个人的话,太孤独了…….我都逃了那么久了。】

 

即将失去力量的,五虎退的双手,用尽最后的力量弯下身,抱紧了所有的刀剑。

 

不要害怕。

【我不想再害怕了。】

 

火焰骤起。整个房子摇摇欲坠。

原来,自始自终,他们都没有逃出去啊…….太好了。

 

当金色完全覆盖了整个视野,五虎退就安心将自己托付于了某个存在。

 

就此,在某个已经被人遗忘的本丸里,关于一个比较不同的五虎退的一生,暂时落下了帷幕。

=============给读者============

如果看过的人有这样的疑问:既然当时五虎退就没有逃出来而是和药研一起战死了的话,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现世?甚至留在直子的本丸中?

这个我当然不会在这里讲啦,毕竟如果我讲了,你们还会来看我下一章(冷漠.jpg)

答应好的五虎退的结局完结!我终于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完整的故事,撒花撒花!其实还有很多想说的,不过留到下一章吧!

然后,如果可以的话......打滚求收藏加粉丝给评论求抱抱领养回家!\( ̄︶ ̄*\))!!!

评论 ( 10 )
热度 ( 23 )

© 响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