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13)

文章简介:在未来,2205年,一个需要所谓“救世主”的时代。

隔离于现世的空间与时间,独立运作的救世主大本营“本丸”里, 一群由刀剑化人的刀剑付丧神,和率领他们的一群被称为“审神者”的人类。

关于他们,一点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常。

=================================


(摘自堆糖)

不是有人奇怪药研为什么会情绪那么激烈吗?所以这章就来了,希望这样子的话能够把他和五虎退的性格同时充实起来,加油加油└( ̄  ̄└)(┘ ̄  ̄)┘

下方正文

==============================


雨还是在下。

 

液体看起来也是一种吸收声音的良好介质,吸尽了周围的声音,只留下他们自己和被包围之人,在“无声”的结界里。

 

雨开始在敲打屋顶。不同于之前的那份清脆石音,而是更冲动,却打在厚鼓上的音色。

 

人类的耳朵,不是偶尔会传来一样鼓动的声音吗?

好像是听谁说起过。这鼓动的声音,就像伏地贴近地脉,熔岩活动的深邃之音。

 

咚——咚咚——咕咚————咚————

 

在最后累积越多,就越是躁动。

咚—咚——咚咚咚咚……..

 

这并不能让人感到平静。为了回避,药研藤四郎潜进了回忆里。

 

回想起来,

回想起来。

在那很久之前,他是什么样子的。

 --------------------------------------------------

在药研藤四郎仅有的人生认知里,五虎退是最特别的一把刀剑付丧神。

 

没错。

思虑间的药研藤四郎手抬着一箱子的物品,在看到刚刚恢复身体行动能力的五虎退四处张望,满脸焦急的时候,就在这样想了。

 

“退,你在干什么呢……”药研藤四郎有些无奈。自从五虎退恢复身体以来,大将就让他跟着本丸里的其他付丧神一起通过当番来活动僵硬的身体。

 

要说无奈在哪?

“那个…….我在找……扫把。”

 

“扫把的话。是放在从这里走过去的第三间房间的杂物室里的。”药研藤四郎歪头一问,“没有人和你在一起吗?”

 

“呃……大家都很忙的样子……我一个人没关系的。”五虎退歉然,鞠躬道,“谢谢你告诉我位置,我先告辞了。”这样说完的五虎退,就匆匆地跑开了。

 

无奈。药研藤四郎又在重新整理起自己的思路。

自己所认识的五虎退和现在这个五虎退并不一样。

 -----------------------------------------------

古代真正怀有灵性,可以被作为刀剑付丧神的日本刀剑数量有限,所以在不同审神者的麾下,看到和自己本丸中的刀剑付丧神大人同名同样的存在也不是罕见之事。

而召唤的刀剑付丧神的刀剑长度,是和召唤难度成正比的。

 

在直子的本丸中,药研藤四郎是第一把蒙受召唤的刀剑付丧神。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了累计资源,本丸并没有再进行新的仪式。

 

与五虎退的相遇也是在那一段时间。比任何人(刃)都要早早结识,也是第一个在自己认知中视为“弟弟”的人。

 

“弟弟”,人类关系中,与自己血缘最为相近的存在。

可刀剑付丧神在一开始被召唤的时候,是没有这种意识的。

至少药研藤四郎自己如此认为。

 

粟田口派的刀剑虽然互称为兄弟,但在还只是普通的铁剑,顶多因为父亲粟田口吉光大人而被冠以“名刃”或者其他称号的时候,是几乎没有和彼此接触过的。

 

因为锻造有先后。

因为粟田口吉光所锻之刀剑过于出名,有的兄弟也便早早就离开了。

 

所以在成为刀剑付丧神以前,是彼此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说起当时的话……

在直子眼中的药研藤四郎,在那个时候更像是一个老……小妖怪。

 

小孩一样的身体,眼神却藏有千年的时光从容。

完美的身姿,周到的礼仪,谦逊的态度,适当的距离感。

 

一眼望去,真正就如同他们刀剑付丧神的本体一般,只凭人工锤炼出的,鬼斧一般的美丽金属。

 

所以对于药研藤四郎而言,起初五虎退是完全无法被理解的存在。

 

在其他本丸中遇到的五虎退,眼中蕴藏着与那危险兽瞳毫不相符的柔软,环抱着他的其中一只老虎,渴望地看着他,

“我,我是五虎退,虽然实际上并没有击退老虎…..那个,请多指教。药研….哥哥。”

 ------------------------------------------


一开始的印象中,五虎退是一个懦弱到时刻自我否定的人(刃)。

 

“为什么在你自我介绍的时候,要加上自己没有退治过老虎呢?”这是药研藤四郎对第一次见面的五虎退这样问道。毕竟在此之前,甚至时间延伸至现在,药研藤四郎从来没有遇到过上来就否定自己的名字的人(刃)。

 

这是侮辱。

当然,药研藤四郎是只作平淡询问。

 

“欸?”五虎退理所当然道,“因,因为,这是事实啊。我只是因为要成为配得上军神谦信公的礼物,才会被人们这样谣传的。”

五虎退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没有退治过老虎,像我这样的人(刃)被选作刀剑付丧神被召唤出来什么的……肯定是因为时空溯行军的数量太多,所以才会召唤我吧。呃…..虽然会拖大家的后腿的吧,我。”

 

……那时是无法理解的。

也许,真的就像这把刀剑所说的一样,他只是被充数召唤而来的也说不定。就像在古时,当军力匮乏时,就连手不能武的人也会被强制收编一样的。

 

可他也只是一把刀而已啊。那时有无法做到的事情,现在明明都可以做到了。

 ---------------------------------------


有时,当然会遇到两个本丸同时出阵的情况。

 

在与五虎退所在的本丸多次合作上过战场后,药研藤四郎心中第一次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有好几次的出阵,五虎退都是被背着回来的。

 

在手入(治疗)室里,

“今天怎么那么不小心!”现在想起来,那还是药研藤四郎第一次这么生气。

 

“因…..因为,如果我砍下去的话,对方也会很疼啊…….”

“心疼的话也不要对会杀掉你的敌人仁慈。”药研藤四郎已经不知道在这个问题上重复了多少次了。

 

“可,可是,时空溯行军也是人啊…….”五虎退继续辩解道,“他们会有想要挽回的事物,不惜忤逆时空也要改变历史,虽,虽然他们的行为很让人困扰,但至少……”

 

“五虎退,”这是药研藤四郎第一次严肃地看着五虎退,以一个大人的神情。

 

“如果你还是保持着这种进退两难的态度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困扰。”药研藤四郎直接为他做下了选择,“你……还是什么都别做了。”

 

一句话就带入了满室的静默,和五虎退有些错愕的脸。

他怀中的小老虎依然还在闹腾。因为好玩,还用爪子扒了扒五虎退的脸。

 

五虎退立马就抱紧了小老虎。纠结着,还是给出了答案:

“不,不要……”五虎退抱紧了胸前跑来向他撒娇的小白虎,“我……我要战斗。”

 

“退!”既然讨厌战斗,又在战斗中分不清轻重的话,为什么还要……

 

“如果…….如果我不战斗的话,老虎们可能就会代替我出战了吧?如果我不作战的话,药研哥哥还有其他人的负担就会更重了吧?”到最后,五虎退实在忍不住,脸颊上变得泪水连连,“对…..对不起,我会改正的……. 药研哥,下一次我一定会更狠下心一点的。”

 

……,尽是无言。

从那一次以后,五虎退的作战方式就渐渐改变了。他不再迟疑,只是每次战斗结束了以后,看着敌人消失的地方,都会很小声地说一句,“对不起”。

 

这是药研藤四郎在很久以前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但也对这孩子的行为迁就了许多。

 

也许自己在那个时候,应该再多听他解释一下的。

为了能够弄清楚那个孩子的原因,能够让那个孩子能稍微再少承担一点。

 ---------------------------------------------------


后来因为一件事,药研藤四郎对五虎退有了很大的改观。

 

原因是因为对方的审神者的一次针对五虎退战斗能力的训话。

 

“五虎退,时空溯行军在时之政府的粗略统计中,少说也有八亿四千万。已经是人类数量的一半以上的溯行军要成功改变一次历史的话,便能瞬间让一个城市消失。我们需要你。可是你不出阵的话,你在这里就毫无用处。你明白吗?”

五虎退默不作声。

 

对方审神者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想想你为什么会回应我们这些审神者的召唤,要是你不去战斗的话,就会有更多的人,甚至有一天手无寸铁的小孩也要上阵迎敌。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自私吗?”

 

当时的药研藤四郎真的只是偶尔经过而已。

只是就这样驻足,然后在门外听着一切的发生。

 

“不会亲近人的孩子。一天只知道和老虎们在一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是这样的。】药研藤四郎这样反驳道,

【那个孩子在那之后就已经努力去适应战斗了。那个孩子……】

 

那时候才在想,自己对他什么都不了解。

因为不了解而加以训斥,是直到最近遇到那个嚣张的审神者以后,才知道是一件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可那个孩子全盘接受了。

 

“我没事的…..”记得那时五虎退还是扬着一如既往脆弱的笑容,

“只是因为我比较胆小,所以可能不太擅长应对主人那样的人呢。主人也是,应该也不知道拿我这种给不出一点想要的回应的人怎么办才好吧。如果能像和老虎们相处一样,能逐渐熟悉起来就好了。”

 

药研试着说出了安慰的话语,但其实根本就不需要。

在后来,有一天,五虎退跑来兴奋地对他说,

“今,今天在陪同主人前往现世的时候,第一次有人对我们表示感谢呢。这一次出阵前我也很紧张,但也是第一次,主人温柔地鼓励了我呢。”

 

危险的兽瞳,就像盈满了阳光一样。

 

最后终于知道,一直以来面对五虎退的烦躁到底是从何而来。

 -------------------------------------------------


是出于羡慕。

获得人身的自己,却无从知晓人之心从何而来,而那个孩子却理所当然地拥有着。

 

令人不禁厌恶的本性。

弱小,虚伪,卑鄙。

但确实,对那颗心的爱怜也由此而生。

真诚,温暖,宽容。

 

刀剑付丧神获得人身,并不单单只是为了战斗而生。

五虎退真的是一把很特别的刀剑。与他的相处,也逐渐令他意识到了其他兄弟的存在。

 

粟田口派的刀剑们,在成为刀剑付丧神之前,是很少有机会得以见面的。

可那仿佛浑然天成的亲近与保护欲是无法骗人的。

 

人类所谓“血脉”的联系,应该也就是如此。

兄弟中有些孩子会比较弱小,也比较爱哭;或者有些鲁莽,有些奇怪。

 

虽然有时会对他们天真的童心感到烦恼,

真是,

明明都是历时千年的刀剑,

却会打从心底对他们的微笑感到内心涨满的幸福。

 ------------------------------------------------


所以,才会想要去守护,

所以,在意识到自己对自己以外的人,哪怕是最亲近的兄弟也有无能为力为他做点什么的时候。

 

不会再逞强了。

药研藤四郎睁开眼,

 

但并不代表我会服输。作为一个兄长,我不能在这里认输。

站了起来。

 

在那时候,我并没有理解你。

雨中,药研藤四郎拿起了刀,看向雨中的那个人。

 

所以这一次,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来了解你。


=========给读者=================

不知道有人会不会觉得这一段的剧情发展突兀,下一章走五虎退角度的剧情我想我应该会将所有一切都说清楚的......吧。

好想要评论点赞(打滚ing~),但是不知道大家最近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忙着自己的一些事情,希望大家注意好休息。

 感谢@弦月, @墨酒, @伊三@叛逆的咸鱼@†┏┛星川葵の墓·ω·┗┓†‏  , @勇者艾米莉亞 , @DENNYIMAGE ,  @十朝 ,  @恭喜大爷您打到一件神器 , @WMuuu, @我是小透明~ ,@每天都在治病 , @沉迷刀剑的歌和酱 , @谅茶 , @大祭司的茶树菇  , @墨弥夜 ,    @jenny ,   @雨末风舒 ,   @君玖 , @叛逆的咸鱼 ,   @passer-by路人 ,@故人以北, @竹霜草露, @橙&流年 도 꿈 , @小逗子の穷桑花,   @亡  的点赞支持!不知道连续20多章了,艾特大家会不会觉得困扰......

也很感谢 @伍酣酩 (点开你第一章我就笑喷hhhhh药研那是什么鬼!多亏你我今天码这篇文的时候情绪怎么都有点酝酿不出来了(๑>m<๑))

 @不每天欺负辉辉我就不能更帅 (图片都好棒.....இдஇ那张神明大人是夜斗吧帅哭我!)

 @福宝 (大大你是我今天最大的惊喜......点开一看20个赞的时候我还以为大家要逼我肝文了)能点开这篇同人,以后也请多多支持~


评论 ( 9 )
热度 ( 39 )

© 响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