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11)

文章简介:在未来,2205年,一个需要所谓“救世主”的时代。

隔离于现世的空间与时间,独立运作的救世主大本营“本丸”里, 一群由刀剑化人的刀剑付丧神,和率领他们的一群被称为“审神者”的人类。

关于他们,一点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常。

=================================

最近在考虑要不要改一改文章简介......是不是要弄得更有让人点进一看的兴趣之类的。


(摘自堆糖)

之前一直在考虑五虎退的人格设定,在和人讨论的时候,他说“药研没有对手戏呢.....直子啊,应该只能算是配角的配角的戏份了。”

仔细想想还真是,之前一直想着塑造药研的性格,但是可能缺乏对话让其他几位角色丰满起来,所以在这几章会努力看看的。希望大家能喜欢。

==================================


这天是雨。

细雨梭梭,润物无声。只有当雨水落在了某个容易积水的地方,才会在波状的声纹中留下片片涟漪。

 

叮----------

叮----------,当啊---------------,叮----------,当啊---------------

 

就像是钟声一样。

像一个人用什么敲击在了某种不得而知的金属上,发出了美丽的声响/音色。

 

【呐,还记得吗?】

在雨水的映照下流光四溢的木板,反射出了药研藤四郎自己的脸。

 

嘴唇微张,眼睑半敛;将头侧倾,颊发拂动。无神的眼睛似乎在看着自己,又像是神游至其他地方。

 

【只是在进行着一贯的思考而已。】

对-------

【只是思考而已。】

 

 

五虎退是在之后不久的一天早晨清醒过来的。

 

搭配完治疗药剂的直子,以手掌中凝聚起来的灵力在五虎退的周身巡走,一点一点修复着他身体里的内伤。

 

“唔嗯……”

其实那时,也只是比往常的梦魇呓语更为明显的一次躁动。

 

但确实从手心上传来了一切苏醒的讯息。

血液流速加快,身体肌理开始有意识朝固定一处活动,眼睑下不安分的转动…..

 

“……五虎退?”直子出声呼唤道。这一声也将在一旁帮忙的药研藤四郎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只见床上的那个人,缓缓地睁开了眼。

熟悉的,金色的兽瞳。

却像是氤氲着水一般,仿佛在那深暗不见五指的地底下,静静流淌的清净之水,带着阳光一般的色泽。

 

本应如此。

睁开眼的人活动着因为许久不动而僵硬的肢体,一个手掌不够,继而将双臂压向一边,试图靠着一己之力站起来。

 

“……退!”听到声响,直子先迟疑的药研一步,给予着那个瘦小的身子以支起的力量,靠在了她的怀里。

 

至于药研藤四郎自己,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现下生出迟疑。

 

五虎退茫然地望了望四周,最后将目光指(止)向了他。

瞳孔在凝视着他时,为了聚焦瑟缩了一下。尚不适应阳光的涩意致一行清泪滑过颊边。

“……请问,您是?”

 

来不及思考之前的行为,眼下五虎退的反应才是两人心中的要事。

 

……失忆了?

 --------------------------------------------------------------

五虎退失忆了。

 

这是擅长治疗的直子得出的结论。

唤来登满时,看着被藤四郎兄弟们围成一圈,懵懂又怯生的五虎退,直子一点一点道出了她的结论。

 

五虎退现在忘记了除开他名字的所有一切。他不记得自己是身怀救世使命的刀剑付丧神,亦不记得自己来自哪里,伤自何处。

 

“这下看来,情况比之前预想得还要严重。”登满说道。

通常来说,刀剑付丧神们在没有审神者的陪同或有时之政府特许权限的话,是不能从本丸离开的。

 

可五虎退的出现地点却是在现世,没有其他刀剑付丧神的跟随,亦没有任何审神者的踪迹。这是与常理相违背的。

 

在此之前,直子一方主要负责五虎退的治疗,而登满作为权限更高一级的审神者,与时之政府的派员一同调取各个本丸在那一天的出行记录,却至今一无所获。

 

“那个……”

在直子和登满为更进一步的计划一筹莫展之际,在一旁的五虎退开口道。

 

眼神依旧澄澈剔透。,

 

“那个……真的很抱歉……我是不是给您和这位大人添了很大的麻烦?”

他的双手彼此握紧,捏紧身上的被褥置于胸口,很明显是不安的表现。

 

“没有这回事。”直子摇摇头道。“怎么了,退?”

 

“我…..那个,额……”顾虑了一番,五虎退才最终将他的问题诉诸于口,“那个…..刚刚藤四郎先生们……”

 

“是兄弟们吧!我们好歹同是父亲大人粟田口吉光打造出来的欸!刚刚明明都说了这么多遍了,真是的。”听到五虎退生疏的称呼,乱藤四郎立马就抗议起来。

 

“对,对不起!”被吓到的五虎退连忙缩到榻榻米的一角,满脸惊吓,立马改口,“兄…..兄弟先生们刚刚说,那个……我是另外一个本丸所属的刀剑付丧神,所以…..所以…….”

 

越说越小声。甚至还大不过因为说错话,所以屁股被左右双双揪紧的厚藤四郎的痛呼。

但在场的大家都已对他的问题明了。

 

我的主人是谁,他/她在哪。

为什么他不在这里,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还尚未被教导过使用谎言,也不知道怎样掩盖谎言的刀剑付丧神们,此刻都四下噤声。

 

唯独登满在听了五虎退的问题以后,煞有其事地点着头,双手揣在了和服的袖口中,严肃地开口道,“五虎退,你的主人正忙着拯救世界呢。”

 

…….啥?

 

开了这个头,登满就开始越说越起劲:

“他高达威猛,英俊潇洒,一把剑可以打得天下小人渣仔遍地爬滚;对女性温柔呵护,却因为要拯救世界繁忙脱不开身,只能和一堆雄性部下混在一起。种种事迹数来可歌可…….唔噗!”

 

“说人话。”直子拿起一个药杵就戳凹了登满的脸,禁止他继续胡编下去。

 

总算有个正常人了……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说的也不全是错的。”直子又道,

 

……啥啥?

 

“你是我们一个朋友属下的刀剑付丧神。他因为一直以来能力出众,所以就被派去执行了一些危险的任务。你在那个过程中受伤了,可他分身乏术,所以委托我们来照顾你。失忆只是因为在这些危险的任务中受到了冲击,很快就会好了。所以你可要好好养伤,才不会让他和你的伙伴们担心哦。”

 

…….这可以的。

这是现在在场的两个本丸中的刀剑付丧神们的共同心声。

以后主人/大将哪怕因为资源赤字吃土,都可以靠编故事赚钱了。

 

“啊……”五虎退露出了惊奇的表情,似乎是不敢置信的样子。他垂下头,额间落下的银色碎发遮住了他此时的神情,思索着。

 

“怎么会……像我这样的人(刃)……主人肯定拿着都会觉得丢脸的。”

 

“怎么会呢。”直子叹息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间阴云密布的少年,“你是名匠粟田口吉光所锻造之短刀,那位毘沙门天化身,军神上杉谦信的唯一继承人,上杉景胜的爱刀之一。因据传有退虎之力,所以被赞为五虎退吉光。你完全可以为自己感到骄傲的。”

 

“可……额,是。不过,”他抬起头,苦笑着打趣自己,“如果像兄弟们所说的那样,我只是一把短刀的话,不可能可以击退老虎的。”

 

“不可能的。”

那一天,最终是以五虎退这句自嘲结束了所有的对话。 


========给读者=======================


大家星期一好!不知道上学的人是否已经整完考试弄完毕设,工作的人是否胃疼接下来的一周工作日。希望大家每天都能找到令自己会心一笑的事物!嘴角上提,就有很多烦恼退却了。

话说看了吗,看了吗,活击刀剑ヾ(≧O≦)〃嗷~!!Ufo的作画简直没得说,虽然有人说脸崩了但是在打架的时候就是越看越帅,越看越帅,结果忘记更文了(胡说明明周末是帮孩子复习期末考试去了!)

感谢@弦月, @墨酒, @伊三@†┏┛星川葵の墓·ω·┗┓†‏  , @勇者艾米莉亞 , @DENNYIMAGE , @用户3554394252, @Maven ,   @十朝 ,  @恭喜大爷您打到一件神器 , @WMuuu, @我是小透明~ ,@每天都在治病 , @沉迷刀剑的歌和酱 , @谅茶 , @大祭司的茶树菇  , @墨弥夜 ,    @jenny , @Daisy , @唐怀瑟 ,  @雨末风舒 ,  @初雪 ( 。ớ ₃ờ)ھ , @罪歌    甘樂 , @...,  @君玖 , @DOT的甜甜圈 , @叛逆的咸鱼 ,  @故人以北 的点赞支持!一直有大家不离不弃,所以肝文都是带着一把火使劲干的~


也非常感谢 @雾缠云纠, @日日攻 (百回公演打call棒棒的!!大家都好棒QWQ),   @天机不可泄露(对不起这位大大,我在 @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你QAQ), @竹霜草露 (转载里面看到的东西都好棒好有趣,又看到和关注了很多太太O(∩_∩)O~), @第六夜的繁星 , @九曲儿 , @蘑菇喜欢小黄鸡 (想看到更多的推荐呢哈哈),  @QoQ (传说中致命的雷劫成了下雨天O_O), @软猫 , @折夜千成^ , @元宵宵宵 , @白羊 , @橙&流年 도 꿈 , @小逗子の穷桑花 (两颗西柚好棒(๑•̀ㅂ•́)و✧!!可以以后在文中借用做梗吗?顺带一说,要是能描写一下男神怎样充满诱惑地咬一口西柚就完美了~等会西柚能一口咬吗.....), @宅在家里过日子 能点开这篇小小的同人,希望大家能继续多多支持,多多关照~ ( ̄3 ̄)a

评论 ( 7 )
热度 ( 41 )

© 響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