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9)

文章简介:在未来,2205年,一个需要所谓“救世主”的时代。

隔离于现世的空间与时间,独立运作的救世主大本营“本丸”里, 一群由刀剑化人的刀剑付丧神,和率领他们的一群被称为“审神者”的人类。

关于他们,一点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常。

(目前统共有17章了.....离20还差一点!)

===================================

  

(摘自堆糖)

实在是找不到很符合的图了......但是有一组很符合设想的图是lof的伍酣酩大大画的!给药研贴心地盖上被子的厚真的是太可爱了hh

还有就是这张图,感觉很配我最后想要表达的那个场景,所以也放上来了


(摘自堆糖)

===================================

在回到本丸的那一刻,治疗室里。

负责为药研治疗的是今日在本丸中当番的乱藤四郎。

乱很愤怒,在看到全身是伤,头上都被血色覆盖的药研的时候。所以在为药研疗伤时,赌气地不发一言,在为伤口消毒时,也刻意加上了几分力道。

可沮丧的是,药研没有给出反应。

头上的伤口造成的晕眩,让他想要立即沉睡过去。

 

“乱……”

“干什么?”

“大将……还有加州大人他们……他们还好吗?”

 

“你先顾好自己再说!” 乱藤四郎更生气了。可到底心疼他因为顾虑这件事紧锁着眉头,便直言道,“主人他们正在议室里讨论今早的战事,大体上就是统计战果,报告战场情况的例行事务。协助有加州先生在旁,所以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坐好疗伤吧。”

 

“……不,乱,拜托你,能把包扎速度再提高一点吗?”

“药研!”乱藤四郎一脸责备地看着他。

 

“拜托了。”

实在拗不过药研藤四郎的倔强,乱藤四郎只能在骂骂咧咧中把双手的速度再提高了许多。

 

拜托了。

完全忽略头上用了十分力道缠紧的绷带,药研藤四郎抵抗着倦意,回想着在回来之前,那位男性审神者恶劣的态度,

 

不能让大将他们因为我的失误而受那种……

那种只能默默承受的……

 

可当药研赶到议室并位列其中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不,不如说…..

 

大将太强了……

不过转念一想,原本大将就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

 

对武事战术一窍不通,却能虚心请教比自己年幼的人获得诚心帮助;家事周到,生活中教会了原本不通俗务的刀剑付丧神们种种技能诀窍,

 

同时,为人豁达体贴,温柔地引导着初获人身的付丧神们,一点一点学会如何作为一个人而活。

 

心的强劲…..

在看到对方审神者被说教至匆匆离开,终于安下心的药研在昏迷前想到,

那么直到现在,我也依然还是太弱了啊……

 -----------------------------------------------------------

模模糊糊的意识中,黑暗是如此陌生而又熟悉。

 

在自己还是一把刀的每个日夜里,几乎都是这样的黑暗。

明明是最近于人身的距离,可与自己的刀身相贴的人体,却是和自己一样冰冷。

但现在,很温暖。

药研藤四郎忍不住用头摩挲了一下。

 

“……厚……来……”

柔软,平和,就像是女性的臂弯一样,让人不禁放松。

 

“大…..将……”

没错,就是大将……嗯?

 

“大将,您直接让药研躺在床上不就好了吗?干嘛非要用膝枕啊?”

大将的…..腿上?

 

“厚也想要膝枕吗?”

“才……才不是呢!男子汉才不需要这些”耳边,厚藤四郎有些急促别扭的声音就在很近的位置,让闭着眼睛的药研藤四郎纠结着醒来的时机。“大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因为比起床,药研好像更喜欢睡在这里啊。在把他带回这里以后就一直拉着不放嘛。”直子赶紧解释道。

 

……能醒来个鬼啊!

这是药研藤四郎第一次,做下了一个如此孩子气的决定。

 

“这是他第一次向我撒娇欸。难得他这么孩子气怎么能错过呢。”直子开心地摸了摸药研的头,

 

……虎躯一震。

大将是会读心吗?

 

“真---好啊。”厚藤四郎也坐了下来,看着近来难得药研藤四郎露出一脸稚嫩的睡相,满脸都写着大大的不服,“我去找他的时候就是一脸的戒备,为什么大将就能让他一下子卸下所有心防啊。”

 

“明明只是想让他能稍微依靠我一下,我也很可靠的……”

果然,那件事情以来,厚还是一直都很在意,也很难过啊。

自己一个人的时间里,我到底是忽略了多少事情呢?

 

“厚,想要一个人对你坦露心事是需要耐心和技巧的。斟酌着说话的方式,从对方的角度考虑等等。比如对药研的话,就像我对你说的那样,‘逞强’可是不行的哦。”

 

“我不能理解,大将,为什么药研他会在五虎退的这件事上这么反常?”

 

“这个就得由你自己去想一想了,厚。药研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只能说是过于巧合而又复杂。有因为他前身的原因,也有性格所致,当然还有五虎退是你们的家人的缘故。五虎退现在的情况,无所推敲,无所来源,只是等待的话,肯定,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比你们想象更为痛苦的煎熬吧。”

 

…….是的,

我无法不去责备那个“自己”,那个没有履行到应有的责任,甚至让我意识到迄今为止,在获得自由活动的人身之后,所有的狂喜制造出了何等荒谬的梦境。

 

“所以,他现在只能像这样专注于一件事,不然就会被空虚和自责吞噬了吧。”

但现在,

梦,已经醒了。

 

“但现在,药研自己似乎也逐渐有所察觉了。太好了。”

能好在哪?药研悄悄握紧了拳头。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继续向下一步迈进了。”

 

……

“梦醒了之后,便就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将所有过去的一切暂时都先安放在身后,眼下该考虑的,是接下来这一天的行程安排。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总不至于让五虎退那孩子在身体好转之后也哭兮兮地担心着吧。更何况像药研这样,认真又负责的人,又怎么可能浪费了时光呢。他已经这么努力了。”

 

直子转过头,看向厚藤四郎,

“你们也是,所以不要再偷偷躲起来为一些臆想中的事情感到伤心了。说不定五虎退能像现在这样还有被拯救的希望,都是你们尽全力了以后创造出来的也说不定。”

 

“大,大将!”被戳穿的厚藤四郎脸刹时红了起来。“其,其实也没有那么伤心啊。因为其他兄弟又不会像药研这样想得那么复杂。虽然有时会这么想,但更多是想让五虎退早日康复起来啊。至于我,我只是很在意明明在一起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不怎么了解药研而已。”

 

“但厚你一定很了解现在的药研不是吗?”直子回问道。而显然这一点,也大大增加了厚藤四郎想要倾吐的欲望。

 

“那还用说!大将,别看药研平常都那么斯文的样子,他在战场上的刀法其实可热血了!”厚藤四郎忆起往日这个大人一样沉稳的兄弟在战场上意外的一面,开始兴奋地数到,

 

“他其实对于自己不敢兴趣的东西一向都是直来直往,不愿意多花半分时间;所以相对的,他对于感兴趣的东西也异常执着,还特喜欢拉着其他人一起陪着他去做那些奇怪又危险的实验。每次看到他这样的时候,我总在想:作为兄弟,也是兄长,如果我能在作战谋略这些地方多多少少帮上他一些的话,他应该就不会什么都要往自己身上抗着了。”

 

“这么帅气啊。”直子轻轻笑道,“那你要告诉他吗?”

 

“不告诉!额……”刚才还很兴奋的厚突然就腼腆了起来,“就像他有自己的心事一样,我也有我自己的心事啊。这个是长远目标,如果直接说出来的话,就一点都不帅气了。我现在还是个半吊子,按照主人你的话来说,应该就是心的修行还不够吧。所以现在,我要去做我现在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他知道我也是可以被依靠信任的!我们毕竟是兄弟,作为家人,那当然必须是最安全放心的后盾啦!”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厚藤四郎一扫之前的各种踌躇,好像能看到他眉眼间的硬气和自信又重新回到了他坚毅的脸上。本来,厚藤四郎就不是那种能温柔抚慰人的类型。他更适合像现在这样,大大咧咧,却粗中有细,直透进人们的心底,将一切黏糊麻烦的事物都摊开来说。

 

虽然现在处理方式还有些欠妥,但时间还长着呢。直子这样暗想着。

 

不过比起他的成长,还要在那之前,

“厚…..脚,脚麻了…..”

“大,大将?!”

 

“暂时要维持着这个姿势呢。你先回去和其他人(刃)说一下药研的情况吧。我在这里等他醒来。”

 

“好,啊!不是,遵命!”说着就慌不迭地跑了出去,和其他人报信去了。

 

顿时,刚才还有些喧闹,让人怀疑这是否是供人休息的房间,又回到原有的宁静。

因为已是傍晚,相比较余晖时的落寞与妖异,此刻圆月当空,银辉落下,柔和了这一室的色彩。

 

直子俯下身子,环抱着他,在背上轻轻地安抚道,

“他已经这样说了哦。所以,这一回,就要由你,来好好传达了。”

 

在黛色和服的下摆处,点点深痕逐渐晕染开来,伴随着丝丝呜咽的鸣泣之声。

药研藤四郎,这把消失在历史之中的忠诚之刀,也多多少少能从那数千年如同静止的时光中,又或是稍显狂妄,但纯粹真挚的梦境里,将自己释然了吧。 


========字太多所以放在这里了=========

自写文以来,我就很在意故事发展的合理性和人物塑造的个性化,

结果在问了身边亲近的人了以后:“发展还好啦。。。。只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药研藤四郎和其他粟田口派的刀剑不一样,会反应这么激烈。” 

其实呢,这里我是设定成为关乎于药研藤四郎过去的一个隐伤。如果读者里面有熟悉官方动画花丸的人的话,我在这里给个提示:织田信长的最后。(我觉得我都已经把答案说出来了QAQ)

由于这一章节还要一起发展五虎退(我觉得好久没写大家是不是已经忘了他了),所以关于这一方面的解说,请容我放在最后一章来说明。也请新来看文的萌新不要放弃我!(´°̥̥̥̥̥̥̥̥ω°̥̥̥̥̥̥̥̥`)

 不过关于为什么我会这样写成倒叙。。。呵呵,我会告诉你们我是半路才想起来倒叙一点都不适合刚刚出道的新手写者吗

=============给读者===================

昨天下雨,考科二的时候第一把太过紧张失败了。┌( ಠ_ಠ)┘因为我是第一个考,原因是教练让我给一个大叔倒好车位让他考试。不过还好第二把还是满分通过了我真聪明 ( ´_ゝ`)   

感谢 @†┏┛星川葵の墓·ω·┗┓†‏ , @墨酒 , @勇者艾米莉亞 , @弦月 , @DENNYIMAGE , @伊三 , @用户3554394252, @Maven ,   @十朝 ,  @恭喜大爷您打到一件神器 , @WMuuu, @十朝, @我是小透明~ ,@每天都在治病 , @沉迷刀剑的歌和酱 , @谅茶 , @大祭司的茶树菇 ,  @方型魚 , @墨弥夜 ,    @jenny ,@末末末未ஐ (谷雨的颜文字好萌啊hhh)的点赞支持!

也很谢谢 風碎(对不起大大!你的名字我在 @里面找不到。。。剪辑的mmd都好棒,特别是有几个角度眼睛好撩人 \(•ㅂ•)/♥)

 @源稚风 (孙翔被吃得死死地!大大你最新一篇文abo你居然不开车你好意思吗QWQ),

 @雨末风舒 (aph的同人质量都好高....王耀我大【中国】最虐不过世界大战)

 @只吃乙女不吃腐-格洛 (大大的每个角色贺文都在美味地吃着嘿嘿嘿......)

 @悠悠之腐 , @北极狐骑士 , 微笑向暖@苏卿柒 , @姽婳半夏 , 陌陌   能点开这篇小小的同人,希望大家能继续多多支持,多多关照~ ( ̄3 ̄)a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响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