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8.5)


文章简介:在未来,2205年,一个需要所谓“救世主”的时代。

隔离于现世的空间与时间,独立运作的救世主大本营“本丸”里, 一群由刀剑化人的刀剑付丧神,和率领他们的一群被称为“审神者”的人类。

关于他们,一点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常。

======================================


(刀剣ろぐ | nero* id=50306173 #pixiv#)

在写这一章的时候,灵感是:认为别人做到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不知道大家在生活中会不会也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当自己小心翼翼想要做好一件事情的时候,却也容易把事情搞砸,然后却因为没有做好而被别人责问。我以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是在被老师拜托做事的时候。结果老师说“看你长得挺聪明的,怎么办事那么不得力”一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所以我在想,会不会刀剑付丧神们,一开始也是给人一种很能打的印象呢?但很多小说里经常说道,“刀剑们都有如白纸。”

因此,这里除了指代没有像人类一样经历过人世,是不是也会换言有战斗力的意思呢?

在《花丸》和游戏里看到的各位刀剑男士,我私设为他们经历了许多人事了以后,才逐渐变得从容,却依旧保留了一颗颗独特的赤子之心。

希望这里私设出来的药研藤四郎,不会引起你们的观感不适。

=====================================

“药研!!!!”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三肢伫立于地的怪物将刀挥来,一瞬间便以为那将天空上下割开的刀锋便是死亡张开的血口。

 

可那血不来自于冥界,亦非自己的鲜血。

“好……痛……这不是很痛吗?混蛋。”

 

是那个审神者。

他用剑错开了直冲过来的太刀,因为力度不够,所以他甚至以手抵住剑身,而握剑的那只手则因为过大的摩擦力搓开了皮肉,以至于血从中喷洒了出来。

 

他从哪里冒出来的?!

很明显,不论是药研还是敌方太刀都震惊了。

 

而这一切的中心人物却毫不在意,冲着药研大声责备道,“这把短刀!你给我看清楚了!”

 

挑开对方剑的那位审神者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模仿着对方的做法,急速地近身至其怀中,将剑刺入。

 

但敌方太刀又岂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他很快就拉开了距离,用太刀从地上掀起了风沙的屏障,以至于男审神者一时之间还不能辨明清楚其位置。

 

“可恶!”为了防止敌人在此时成功偷袭过来,化主动为被动,他也拿起刀在各个地方不断突刺。

 

在他身后,一双绿眸在灰雾中逐渐清晰了起来。但很显然地,

 

他大意了。

在听到敌人的低吼时,男审神者也迅速朝后方探查了过去。

 

他的本丸中的一名刀剑付丧神,从背后袭击了敌方太刀,致其死亡。

 

自此,这场分外凶险的任务,才就此结束。

 -----------------------------------------------------------

 

将所有时空溯行军清剿之后的战场异常空荡。映在药研眼中,正如那皆尽破碎的,他拼命铸造起来的一切。

 

自嘲着,悲叹着。

到了现在,他才愿意直面至今为止都不敢承认的东西。

 

我一点都不强大。

看着眼前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审神者,脸上那“果然如此”的嘲笑表情,更是让心中充满了无能为力的悲戚。

 

正是因为无法正视自己的弱小,所以也无法正视在病床上一个人不醒的五虎退。

因为不想要知道。也拼命否定过了啊。

 

“怎么?刚刚被那把太刀吓傻啦?还是被大爷我的表现给折服了?”

即使不再是一把不会动也不会说话的刀剑,身为人类的手,也依然够不到向自己伸来的求救的人。

 

“所以我才说你疯了啊,不仅你的主人,连你都一起相信你主人的天真之词。”

弱小就是弱小。

我,是弱小的人。

 

“短刀的实力还需要什么其他什么辩驳吗?刀身短小,使剑的人也矮小,力量也全无,那么狼狈地挣扎,到头来你又证明了什么呢”

 

挣扎…..

不要再挣扎吗…..

“切。看清楚自己的定位啊,蠢货。”

 

只要承认了就好了。

 

药研站了起来。他身上的盔甲制服已几近零落,额头上倾涌下来的血痕缝上了眼睑,剩余的一只眼睛望向不知归处的何地

 

是啊,

只是承认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对方审神者这样说过之后,反而就像是赌徒输光了所有赌注一样,有一种异常的平静。

 

“对不住啊,大人。”

 

狼狈却依旧俊朗,从溢血的嘴角显露出的从容,反而让刚刚肆意嘲笑的对方审神者有些尴尬起来。

 

“因为我的缘故,导致这一次搜索不得不终止下去,真的实在是非常抱歉。现下还是先返回我等的本丸进行治疗吧。”

 

啊…..

原来承认自己的弱小,是这么空虚的感觉吗

 ------------------------------------------------------------

 

一切事后处理都是由直子的本丸来进行负责的。

 

疗伤,战果统计,将一切都统计成册了以后,再由双方本丸对本次战役进行协商。

 

“真的是,非常抱歉。”在议事用的厅内,针对保护药研而使对方审神者受伤一事,直子很郑重地向对方进行了道歉。

 

“因为本丸所属刀剑现在应对更高刀种的锻炼尚还欠缺,麻烦您来为他收场,实在是感激不尽。”

 

“哼,知道就好。这次没给本大人添麻烦还算你好运了。”相较于直子本丸中药研受伤和任务未完成而萎靡的气氛,对方男性审神者的心情显得异常高扬,与他身边不置一词的刀剑付丧神们相比,也显得异常突出。

 

“你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审神者就是只知道在对战场和我方队伍战力一知半解的情况下乱来。”乘着这气氛,对方审神者开始一本正经地说教起来。“哪怕再笨,也总得要知道什么种类的付丧神是值得培养的,又该怎么培养。”

 

理直气壮,理所当然说教的语气令周围的气氛都变得有些不快。但两位审神者就像是对这一切不自知一般,开始各自交谈了起来。

 

“啊……那不知大人您高见,应该怎样才能培养短刀所属的付丧神们呢?”

 

“根本就不值得花时间去培养他们。”男审神者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丝毫不顾在场的一些短刀付丧神那明显变色,受到侮辱却暗自忍耐的神情。

 

“短刀能干什么啊。”男审神者掰着指头开始数到,“小孩子体型,攻击力弱小,防御薄弱,唯一能值得称道一点的速度也没有打刀付丧神们迅速。如果是这样的话,根本一开始就不要让他们上战场,也不要对他们抱有期望。”

 

“那您的意思,便是短刀付丧神们生而百无一用吗。”

 

“短刀就是短刀。”男人没好气地说道,“先天条件决定他们根本在狭窄地方以外的战场上根本派不上一点用场。让他们在本丸里帮忙普通事务就行了。”

 

随着短刀付丧神们越来越暗淡的眼神,男审神者将其数落得更是一无是处,甚至还将话题引申至了其他刀种的付丧神身上,

“还有这些打刀,不能麻利解决敌人也容易受伤,如果不是前期本丸发展实在是召唤不到更好的刀剑,谁会还带着这些家伙去那种高级战场。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家伙会成为救世主一样的存在。”

 

“但我认为,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一点一点取得进步啊。而且在原来的电影里面,救世主不是也有弱小的时候吗?您看,像漫威啊,jump什么的。”

“你这人有脑子吗?古时电影里的主角都强的离谱才对吧?”

 

这一句话,是在这个自话自说的审神者高谈阔论的时候最露骨的一句讽刺。饶是认为直子脾气过于温和的刀剑付丧神们,也为这句话捏了一把汗。

 

可就在下一秒,

“那这样就说明您连一个最基本的智商都没有,是人类以下的存在呢。”

 

“……哈?!” 


男审神者对于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因为势弱而不断附和的女人的转变,很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您只看到了自己愿意看到的事物,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不了解他人却加以擅自理解和指责。”

说到这里,直子抬手掩面轻笑,就像是看到了童话中穿着新衣的可笑皇帝,自以为是地上演着自我的笑剧。

 

“要说到弱小,您简直就是这其中的最佳范本呢。”

“什……”

 

“身为大将,却不对自己的队员加以培养,而是擅加定义,否定在先;明明已经有了多次处理同一类型战场的经验,却因个人因素,将看不惯的人安排在危险位置,导致队友中伤,无法继续战斗,还无法完成既定目标,置任务于儿戏。”

“那还不是因为你突然让一把短刀……”

 

“哇,那么还要加一条不事先和合作对象商量,就擅自制定不靠谱计划的大问题了呢。”说着,就像是看到了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一样,“这样的您,如果不是您身边的刀剑付丧神们都在努力帮衬的话,也不知道您是怎么走到现在的呢。”

 

“那……那是……”刚才还非常气势凌人的男审神者,此刻只能吞吐找言,

 

那真是……

那真是,惊呆了所有在场的刀剑付丧神。

我方心声:那个,主人/大将,再怎么说,我们都是给人添麻烦的那一方啊,这么理直气壮不是会显得很无赖吗?

他方心声:好厉害……明明没有在现场就把所有情况都给摸清楚了…..

 

而药研呢?

这个场合下确实不知道该不该做着那副悲伤的表情呢。

 

就看着对方审神者精神混乱的时候,直子叹了口气,重新又转回了之前那个温柔的语气,

 

“不论是人还是刃,怎么可能一开始就会很强呢。”

 

“力量是由命运来决定差异,再由时间来弥补的。可在到达自己定义的强大以前,或者没有到达,也许都不能和100%的努力相抵,

 

“甚至,一无所获。”

刻意加重的这最后一句话在刹那间就在所有人的心上落下了重锤。而直子仍在继续,丝毫不顾及周围的人到底都做何感想。

 

缓缓地,直子将手抚上了心所在的位置,

“但唯独心的成长,是自由的。”

“坦率地承认自己的弱小,学会为每一次,哪怕是徒劳的努力,能多少获得什么,积累下来的结果而产生继续的动力,这就是心的强劲。每个孩子也都是这样,才一点一点得以长大成人的哦。但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完全依靠自己,依照这种方式走下去的。”

 

“因为会有瓶颈,会有对自我的怀疑进而产生‘绝望’。所以这就是我们这些家长(家中长者),审神者来统领他们并存在的理由。”

 

“能有一个,告诉他们‘你不是又努力迈进了一步吗’的家人存在,让他们学会依靠与信赖,才会逐渐强大起来啊。”

 --------------------------------------------

那位审神者是一脸三观尽毁、口中吐魂的状态离开的。看来在直子以前,还不曾有人对他这样说过吧。

 

在他离开时,其属下的刀剑付丧神们禁不住回望了一眼。

 

在他们身后,结束对话的直子正在和站在肩上的慧一说着什么。

 

似乎是像察觉到了他们的目光一样,直子也转过头来望向了他们,彼此无言。

最后,直子笑了笑,朝他们挥了挥手,无声地说着,

 

加油吧。

绝对,没有问题的。

 

……

等对方所有人都离开了以后,在场的所有刀剑付丧神们,包括直子才松了一口气。

“主人!”冒着星星眼的乱藤四郎在完事了之后,一脸崇拜地看着直子说道,“刚才的忽悠真的是太棒了!”

 

“谁忽悠人啦。”直子气笑道,“明明都是事实,你们大人我也只是据理力争,说得我就像是在强词夺理一样。”

 

“因为这些听起来就像主人经常玩的galgame里说攻略台词的女主角一样,主人你不也说那些设定都是拿来忽悠攻略目标的吗。”

“怎么可能一样啦。”

 

“一样啊。特别是在主人你说‘要守望这些孩子的成长,才是我们这些家长,审神者存在的理由’的时候,我们之中有好几个人(刃)都像游戏里的攻略目标一样,都~~~被戳中了~~”

 

“乱说什么啊…..不要因为乱你名字是乱所以就乱说,这样不就会被人以为我老……怎么了?!”

 

只听一声重重的“咚”响起,当所有刀剑付丧神都注意到的时候,

只看见药研倒在了地上,直接昏迷不醒。


============给读者=====================

明天就要考试了......因为强迫症所以我到现在都对半坡起步耿耿于怀QAQ。

感谢 @†┏┛星川葵の墓·ω·┗┓†‏ , @墨酒 , @勇者艾米莉亞 , @弦月 , @DENNYIMAGE , @伊三 , @Jenny , @唐怀瑟 , @DOT的甜甜圈 ,  @用户3554394252, @Daisy , @左怜七 , @沉默的凯瑟琳 , @Maven ,  @青莲,   @HYPESHOP潮人易购 , @十朝 ,  @恭喜大爷您打到一件神器 , @WMuuu, @十朝, @我是小透明~   的点赞支持!不知道现在考试周结束没有,但是最近好像全国都在大范围降雨,不能出去玩可绝对是睡觉的好日子(~﹃~)~zZ


也很谢谢 @方型魚 , @用户3554394252 ,  @陌陌(对不起, @人里还是找不到给我点赞的这位大大QAQ), @每天都在治病 , @邵十九 , @阿燊燊 ,

 @passer-by路人(照片的取景都好棒,景色的光影在看的时候好柔和啊) , 

@罪歌    甘樂 (求继续更新QWQ!之前是去考试了吗?考试辛苦了!), @初雪 ( 。ớ ₃ờ)ھ , @故人以北 ,

 @沉迷刀剑的歌和酱 (cos好用心爷爷眼睛好美!!爷爷不要当学姐了抱回家可以吗hhh), 

@墨弥夜(男神们都好甜好甜O(∩_∩)O) , @大祭司的茶树菇,  @谅茶 , @末末末未ஐ ,

 @沉迷被被沉迷概率的壹壹 (《一天早上》的文里描写的日常都好有特点,特别喜欢大大的心理描写把整个人物形象都给鲜明了起来!)

能点在这篇小小的同人,希望你们能继续阅读,多多支持!


还有,这一章我字数爆肝将近4000(3600四舍五入),可爱的大大们能不能给点奖励【点赞评论什么的(●'◡'●)】,求别怪我更新较晚,12点以前还是星期一嘛......

评论 ( 11 )
热度 ( 36 )

© 响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