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7.5)

文章简介:在未来,2205年,一个需要所谓“救世主”的时代。

隔离于现世的空间与时间,独立运作的救世主大本营“本丸”里, 一群由刀剑化人的刀剑付丧神,和率领他们的一群被称为“审神者”的人类。

关于他们,一点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常。

=========================================

没有一期一振在的药研是逞强的药研。

在《花丸》里的药研我觉得已经是在本丸中经过了很久的历练以后才会表现出来那么完美。当然也有他的性格原因。

那如果是一个发展初期的本丸呢?刀剑乱舞中短刀男士们的性格多少存在成熟与稚嫩的矛盾性,而这一点我在设定的时候,药研也不会是个例外。

所以,药研比较稚嫩的地方在哪呢?我是这样设定的:


(摘自堆糖)

=========================================


在其他人和藤四郎兄弟们的眼里,药研飞速的成长近乎等同于逼迫。

 

藤四郎兄弟们和药研不同。他们的练度较低,通常都是在另一个番队进行任务和出阵,所以从他被任命成为队长以来,已经很少有机会能说上话了。

 

五虎退的苏醒似乎遥遥无期。而在这度日如年的每一天里,每天都是从一番队的付丧神大人口中听到兄弟的消息。

 

也就只有身为肋差中练度最高的的鲶尾藤四郎能偶尔调入一番队随行作战,而这每一次都是一场惊险的心灵过山车。

 

就像某次,在密林中的作战。

那一次的敌刀多为敏捷善隐蔽的短刀,他们如冥界游鱼的身体在林木之间时隐时现,难缠至极。

那个时候,大和守安定面对了最多的敌短刀,所以相较于其他人而言进度也要相对缓慢许多。

 

大和守安定的剑法习自冲田总司,那传说为合法杀人组织的锋利剑法,可谓是刀刀致命。就在他与其中一把敌短刀战斗时,对方感到焦急而贸然采取进攻,也正面迎上大和守安定的冲刺。

 

却在此时,药研突然出现在敌短刀的背后,杀机凝敛,目光如炬。

 

“什…..”这多多少少让大和守安定惊慌了一下,在自己所能的最大范围内,将刀偏离至一旁,岌岌擦过药研的脖颈。

血线在药研偏向苍白的皮肤上延伸开来,那危险的长度甚至让人觉得就要横切过整个颈部。

 

敌短刀就这样被消灭了。

而药研藤四郎呢?

 

在和大和守安定道过歉之后,便又去确认他人的情况,然后赶至下一个战场。

鲶尾藤四郎在这个过程中,甚至连询问的机会都没有。

 

……

在本丸的生活中,藤四郎兄弟们不是没有遇到过药研。

用饭的茶厅,擦身而过的走廊,主人的身旁,频繁使用的议室,

 

“药研哥,”幼小的藤四郎手捧着一些洗漱用具。已经过了早上的时间,所以应该是要去寻五虎退吧。

 

“药研哥,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看望一下五虎退?”

“秋田……”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话,应该……肯定不会耽误事务的!”前田也劝到,

 

可药研还是带着以往的笑容。有点抱歉,而又无奈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着类似“这份文件需要得很急”,这种无法辩驳的理由离开了。

 

想要问他为什么如此疏离,但他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尚不知苏醒时间的兄弟,无所指摘又只能气恼地看着他一意孤行。

 

“我去问。”

 

“厚?!”乱藤四郎看向厚藤四郎。

……

那一天,刚好是第一番队出发去探索时空溯行军出没的新地点的日子。

 

新地点的探索相较于以往来说更加困难。

几乎是被战火摧毁殆尽的战场,是无尽的荒原。

 

空旷的战场上,连藏身之处都没有。而更可气的是,在这荒地上长满了象征干涸的有刺植物,对于骑马行军而言,更是寸步难行。

 

骄阳烈焰下,受地形限制而只能独自作战的药研藤四郎第一次诚实地在心里说出此时的感受。

 

好累。

敌军的纠缠源源不断。

 

拼命忍住汗水流进眼睛的涩意,将身子匍匐于地面,冲向前方,准确而凌厉地划开敌人的腿筋。

 

有资源的地方,到底在哪?

为了破开敌人的防御而不顾地上的尖刺,扎进腿间的一刹那,反而痛醒了因为闷热而模糊的神志。

 

我是粟田口派的短刀,粟田口吉光的佳作之一。是所有藤四郎的兄长,可以让人放心依靠的存在。

 

因为我很强,

刺进敌军喉咙的那一刻,溅开的血预示去往下一个地点的时刻。

 

没事的。

我不会让其他弟弟担心,然后做好一切的。

 

……

出发去探索新地点的出阵时间,十分漫长。

 

是夜,无月的夜,像是月亮都感觉到了疲倦,便早早地退下了天空的帘幕。

曾被月辉披撒的庭院,此刻是被点点的余辉点缀。

 

不同于白天的战场,从手入治疗室出来的药研藤四郎久违地感受到让这最近被琐事涨热的脑袋扫尽的凉意。

 

已近深夜。

原本点亮在灯笼中的星火已近泯灭,只透出了一点微光照亮了周身的路。

 

长呼了一口气,重新振作的脑袋又开始了计算。

“药研,”

突然闯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尚是混沌的脑袋勉强压制住了急躁的情绪。

 

药研伸手扶额,看向朝他走来的厚藤四郎。对方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凝重。

 

“厚…..什么事?”

 

“药研……你最近很不对劲。”

 

“有那种事?我觉得我现在倒是过得挺充实的。只是没有时间和兄弟们聚一聚。”

 

“我们从鲶尾哥那里听说了。你在战场最近都很焦急,有几次你都是在赌,甚至连受伤都在所不惜。”

 

“……”

“药研,你在着急什么?如果只是五虎退受伤需要很多资源的这件事的话,大家都有在努力啊。”

 

“我们明明也跟着的啊,稍微依靠我们一下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干嘛要那么逞强?”

 

逞强?

这句话,就像是在拼命构筑起的心墙上敲出了一惊雷一响,惊醒了墙中闭耳的笼(聋)人。

 

难堪之感遍袭全身,体内一直压抑的黑泥就像急于寻找突破口,以至于,

 

“……吵死了。”

 

不对!

药研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看着眼前满脸惊诧和无奈悲伤的厚藤四郎,内心更为惶恐。

这根本不是“哥哥”该有的作为。

 

“…..对不起,我今天有点撞到脑袋了。”说完,便急急跑走,落荒而逃。

 

可厚呢?

他无措,因为自己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得到,反而还刺伤了自己这个一直以来都坚强地回护者他们,为他们着想的兄弟。

 

可是,人类的“兄弟”关系,难道就是得要让最大,最先觉醒的那个人来承担一切吗?

如果不是,那么,自己又该如何,让对方明白呢?

就在厚根本毫无办法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味道。

 

一双手摸上他的头。一如既往,是非常柔和而又安心的力度。

 

厚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脸求助地向身后的人问道,

“大将….药研,会没事的吧?”

 

另一边,回到为一番队队长特别设置的独立房里的药研匆忙地将门拉上。因为疾跑,还没有完全恢复心力和身体都在贪婪地汲取着周围令人窒息的空气。

 

药研手握成拳,放在心间,在急喘中,一点一点滑落至门的底边。

没事的。

 

颤抖发冷的拳石,药研尝试用另一只手去温暖它。

没事的没事的,我没有问题的。

 

……不对,

应该是对不起才对。

对不起,就稍稍这一点时间。

 

马上,到了明天,就会没事的。

不要松懈啊,我。



======给亲爱的读者===========================

今天去考场练车,考场人太多所以两个小时只得到练两把,站在阳光底下的寂寞如雪你们都不要懂(ノへ ̄、)

但是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自动挡考试人很少,能最早考完完结。所以如果读者里面有想考驾照的人,千万不要被前台人说考C1给忽悠了,从早上八点等到下午三点真不是人受的,尤其还是在夏天......

感谢 @†┏┛星川葵の墓·ω·┗┓†‏ ,  @夕魅 , @袁子 , @墨酒 , @勇者艾米莉亞 , @弦月 , @DENNYIMAGE , @伊三 , @Jenny , @唐怀瑟 , @DOT的甜甜圈 , @栋藏阁DCG,  @用户3554394252, @Daisy , @左怜七 , @沉默的凯瑟琳 , @Maven ,  @青莲 的点赞支持!如果有在考试中的学生学子的话,请尽情忽略掉这个略显烦人的每日 @吧!

希望你们专注复习,考试顺利,一起来迎接这个猛烈的焦阳吧!(顺带一说我已经黑了三个色号了。。。。出去都是墨镜帽子口罩还被驾校老师认为是可疑人物)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响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