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4)

文章简介:在未来,2205年,一个需要所谓“救世主”的时代。

隔离于现世的空间与时间,独立运作的救世主大本营“本丸”里, 一群由刀剑化人的刀剑付丧神,和率领他们的一群被称为“审神者”的人类。

关于他们,一点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常。

——————————————————

一开始对五虎退的印象并不深刻。但随着极化图出来时的惊艳,还有在《花丸》里,这个孩子腼腆,黏人,温柔的形象就跃然温暖了心田。感觉就像看到《夏目友人帐》里的小狐狸一样,


(图片摘自堆糖)

纯粹的善意集合,但也非常担心在刀剑乱舞的背景下,这些孩子的内心。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这段章节。

很抱歉现在的这篇同人没有多少大家喜欢的爱情和苏角色设定,因为本意是想要做到像夏目那样的清新味道,希望观看的大家能一点一点守望这个同人的成长QWQ

————————下方正文——————————


最近确实有一件事让直子烦恼了许久。

 

根据情报来看,这把短刀的召唤难度并没有多高,是属于很多本丸早期的必有刀剑付丧神之一。

 

粟田口派,藤四郎兄弟中的弟弟之一,

一个名叫“五虎退”,身边总有五只小白虎打转的少年。

 

全名为“五虎退吉光”的刀剑付丧神,是在海外成就了他的传说。

海滨之上,一直向西;林间平原,马声踱踱。

 

前往那个千年之前的黄金与长安之都,总是免不了跋山涉水。

也自然避开不了难以预料的危机。

 

渡船而来的遣明使,在一丛密林中,遭遇了怪物。

 

漆黑的伤纹绽开在全身,却在移动之间又带起流光片彩;庞大的身躯夹藏着爪间的利器-----五只,五只这样的怪物,朝自己缓缓走来,

 

越来越近的竖瞳中,自己就仿佛像是这无名之地上徒成飞灰的亡灵,映照不出一点身影。

 

“别过来!”

慌乱之中的男人,只能无力地举起手中的短刀胡乱挥舞。

闭眼之间,就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的时光。

 

再睁眼时,就仿若南柯一梦。

是这把刀!

男人高兴地叫道,在回国向主人禀报这一异国见闻时,随即为这柄短刀赐名。

 

五虎退吉光。

 

……

不过话虽如此,但好像在药研他们的回忆中,五虎退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纤细敏感的少年;在与其他本丸进行演练的时候,那个本丸中的他也是一直眼泪汪汪,深怕伤到别人一丝一毫。

 

还有据他本人所说,其实当时他并没有退治老虎。

 

每每想到这里,直子总是不禁莞尔。不仅是因为从其他刀剑付丧神中听闻到的他与传说毫不符合的外表与个性,更因为不知道这样的一位付丧神来到这个有很多闹腾的家伙的本丸以后,又会多出多少忍俊不禁的新鲜事。

 

与传说大不相符,历尽千年时光的刀剑付丧神们,和他们每一日的相处,反而像是多出了许多令人操心又可人的孩子,让自己这个已过而立的人感受到与过去不一样的充实时光。

 

想到这里,直子其实还是有些黯然。

 

期待什么都不发生,平平稳稳地度过什么的,果然还是不可能的啊……

 ------------------------------------------------------

几天星期过去,本丸里的一切都还是周转正常。刀剑付丧神们都遵守着安排,出阵的出阵,留守的就一起帮忙处理事务和家务。

 

平静的每一天里,就只有两件事显得不太平凡。

久久不散的樱花,和依旧无法召唤的刀剑付丧神。

 

那一天,其实一切如常,是到了登满来直子本丸里进行演练的日子。

见面时的登满,一反往常有些平淡的表情,反而显得有些凝重。

沉重的语气里,投下了平静湖面上的一块巨石。

 

“直子姐……你过来帮忙看看吧。”

“我的本丸里,来了一个重伤的五虎退。”

 -------------------------------------------------------

在登满本丸的一个房间里。

 

保证了空气流动良好的情况下,也依然掩盖不了鼻翼下血气的躁动和厚重的药味。

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迷失在了自己的噩梦中。

无尽的黑暗,难抑的痛吟。

 

抚过那本应光滑的脸颊,手中传来的触感确实嶙峋的伤痕。可想而知在事先已经扎好的绷带下,又是密密分布的可怖伤口。

 

在直子用灵力查看了以后,她看向登满的方向,也摇了摇头道:“和你查看之后得到的结果一样,他身上的灵力痕迹非常混沌模糊,虽然有迹可循却不足以找到的他的主人。而导致这种情况的…..”

“有可能是因为灵力的过度透支,或者主人的意识不清紊乱…..”

 

“他的情况,是两者都有吧?”登满立即开口问道。

 

“嗯,”直子继续说道,“这些都是可以通过治疗的‘手入’来解决,可恰巧问题也就出在这里。”

“如果只是一次‘手入’,根本就不能应对他体内灵力的消耗。他现在就像一个漏水的袋子,除了他的主人,只有消耗资源多次‘手入’才能勉强维持他的身体。”

 

将身子侧转,直子面向了登满跪坐。

“到底发生了什么?”

 

“唉……”登满挠了挠头,思考着他并不擅长的语言表达,将情景在脑中转为文字。

 

“这孩子是三天前我在现世遇到的。当时他跑得很急,就像背后有什么东西在一样。结果就直接撞在我身上,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我能确定这个孩子是刀剑付丧神,还得亏这孩子身上多多少少存在的灵力痕迹,和以前我有在其他本丸见到过他的印象。所以最后就把他带回本丸里了。”

 

“说实话,我也不想麻烦你的。毕竟你的本丸里有很多这个家伙的兄弟,但他的情况你也看到了。”

 “这不是问题”直子摇摇头,“关键是现在,对于这个孩子,我们一无所知。只能上报给政府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了。”


听到这里,登满不禁愤懑地将拳头砸向地板,

“可恶,只有等待吗.....”

 -----------------------------------------------

 

之后,因为还需要进一步治疗和静养,直子让登满拉上门先出去了。

 

房内,哪怕春光和硕,也照不进床上这个正在痛苦的孩子心中的黑暗。

白色的头发,原本翘立活泼的弧度,也在汗水中显得异常沉重。

 

为什么这个孩子会是这个样子的?

他身边的时常相伴的五只灵虎呢?

 

其他的粟田口家的孩子……都还好吗?

 

思虑中的直子,从手中发出了微黄的灵光,向五虎退的额头探去。

几息间,

灵光就像传递阳光的纽带,拨开湖面,透下了阴冷的湖底。

五虎退的呻吟逐渐趋于了平静,虽然伤口可能会在无意识间牵扯神经,但也比刚才要好转许多。

 

纸符掩盖下的直子让人看不清楚神情。

也就在这时,

她做下了一个决定。


————————给读者们——————————————

今天练车回来以后发现家里没水,在积水无果了以后又跑去超市买水。晚上响也妈回来的时候说她把缺水通知发给响也婆了=( _ _)ノ|壁

大家一定要密切关注好各种断网断水断电通知......

感谢  @勇者艾米莉亞  @Rorlse.beal  @沉默的凯瑟琳 (hh能得到你的点赞我也很开心哦O(∩_∩)O~码文加油!) @袁子 @阿淦  @†┏┛星川葵の墓·ω·┗┓†‏  @哒宥粒  @唐怀瑟  @maven  @DOT的甜甜圈  @萌梦  @弦月 的点赞支持!每天都给你们打@希望不会造成任何麻烦,这已经成日课了QWQ


也很感谢 @啾~ (仓鼠真的非常可爱!(●'◡'●)本子上的涂鸦都能感受到满满的爱~), @酷爱填坑 , @凌x渏 (期待腐女婶婶能带来更多福利~~阴阳师那边已经笑得无法自拔了hhh),还有 @观清 (项链很漂亮也很称你脖子哦)能点开这篇同人文,希望你们能继续多多支持!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响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