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也

我是一个喜欢发玻璃糖,偶尔不遵守发稿日期,然后很——不会走大众套路的新人写手。( •̥́ ˍ •̀ू )

你让一个单身狗写恋爱小说?我怕写出来都是一句话——汪!🐶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1)

文章简介:在未来,2205年,一个需要所谓“救世主”的时代。

隔离于现世的空间与时间,独立运作的救世主大本营“本丸”里, 一群由刀剑化人的刀剑付丧神,和率领他们的一群被称为“审神者”的人类。

关于他们,一点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常。

-------------------------------------------------------


(转自p站,作者id=3643460)


(刀剑乱舞-花丸官方图片)

今天还是两只大萌物的后续,吵吵闹闹的日常也一样充斥着战斗!

战斗也不会忘默契和互黑( •̀ ω •́ )y!!

------------------------------------------------------------------

希望这个短小篇文中的一切不会给偶然看到的读者一个“ooc拒绝”反应。

希望能给偶然看到这篇文的你,一个短暂美好的体验。

-------------下方正文-----------------------------------


我是慧一,是审神者直子主人的式神,并协助她打理本丸生活的一切。

 

审神者与刀剑付丧神的共同敌人,就如上文所说,

是一群扰乱原有的历史走向,被称为“时空溯行军”的妖异存在。

 

为了退治他们,刀剑付丧神必须得要借由审神者的灵力去到他们所在的过去的时间节点上。

 

这就是“出阵”。

 

“根据时间政府观测所得到的报告,敌人出现的时间是在190年前的日本首相候选上,暗杀候选人以破坏那一次的候选。”

 

在一个房间里,加州清光大人和大和守安定大人正在更换战服的途中交换出战信息。

作为能协助直子主人的生活式神,小生自然是要来伺候更衣的。

 

“欸……那这一回除了我们两个以外,还有谁会参战?”这是正在整理碎发,将长一点的头发全部都归结成一束的加州清光大人。

 

“不会有其他人了。”

“就我们两个。”大和守安定大人回答道。

 

“欸*2?!”小生和加州清光大人同时惊讶起来。

 

“真啰嗦啊……‘因为这回的敌人目标是暗杀,所以一定会很简单的。’是主人的原话哦。”

 

“而且主人还这样说了。”披上蓝色的羽织,大和守安定大人站在大门面前,从单纯的脸上扬起了一个非常大的笑容。

“因为你们两个是有着最多对敌经验的人(刃),所以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的!”

 

……小生觉得,哪怕是不具有人类情感的式神,也很怕空气突然安静的。

“……好恶心。”在沉默了和小生一样的一点时间后,加州清光大人就像看到什么污秽一样捂住了眼睛。

 

“你反应也不用这么过分吧!”

“当然会这么过分啦!你觉得你有主人的半分风采和温柔吗?说出来连狗都要笑。”

“哦.....加州清光,你是想打架吗?”

“彼此彼此啊,大和守安定。”

 

这样说着两个人就开始拿着腰间的真刀开始比划起来,一招一式看在内行的人们眼里,一定是非常值得鉴赏的一幕吧。

 

但慧一我只想远离。

作为一个生活用式神,我没有任何干扰或劝解这项窝里反的能力。如果不是因为两位大人衣服还没穿好,而直子主人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的话,

 

小生我真想静静。

别问我静静是谁。

 

“说了半天,这回需要保护的是谁?大和守安定。”

“好像是叫安倍晋晋。”

……

(作者云:你们好歹知道静静有个姓叫安倍。)

 ---------------------------------------------------------------------

一阵兵荒马乱,在整理好大人他们的出行装并由主人送往过去之后,

世界总算是安静下来一点了。

虽然加州清光大人和大和守安定大人平时绝不是这样的性格,但两位一旦触到某个火线点就怒气针对的气势也让小生甚是惶恐。

 

“主人!!!!”在看到坐在蒲团上的主人的时候,小生觉得就像已经达到了此生的绿洲。

 

所以立即就扑回到熟悉的怀抱里蹭了蹭。

“主人,加州清光大人和大和守安定大人的‘孽缘’简直太深了!小生真的处理无能啊QAQ!!!”

 

就这样,主人就安抚着哭诉的我长达一个多小时。

 

一个小时后,

“主人,为什么您要让加州清光大人和大和守安定大人一起组队呢?”

 

“欸?!吵吵闹闹的损友在一起不好吗?”

“当然不好啦!”慧一我立马反驳道。“如,如果要是两位大人因此伤了感情,又,又或者在战争中受伤了的话……”

 

还没说完,小生嘴里就被塞了一个圆形的东西,

有点大。

 

“时辻屋的点心。和现世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很好吃哦。”

 

小生只能蘑菇蘑菇(もぐもぐ)地吃起来。

 

“别看他们两个这样,其实在战斗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对彼此才是最安心的,而且,”

“他们能一直像现在这样,才是我最期盼也最高兴的一件事。”

 

嗯嗯,小生含糊地应道,

小生不懂。

 ------------------------------------------------------------------------

190年前,日本东京,选举前夜。

 

整个夜晚都陷入了都市中的灯光走影,

就像是每个盛大的剧目开演以前,都会有这样一个序幕。

 

咚咚走过,

好戏在即。

 

日本国会的又一新年的命运,将在这晚落下。

 

真是,

“和平啊……”

站在一栋顶楼上,大和守安定这样感叹道。

 

“干嘛变得这么低沉?”烈风疾走,加州清光也依然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很烦人哦。”

 

“只是对曾经必须得要通过流血作战的权政交替,竟然现在只用由每个人手中的一张纸片决定的时代而感叹一下而已。”

 

“如果总司他们的那个时代也是这样的话……好疼。”

加州清光以给大和守安定头上一拳止住他继续说下去。

 

“傻,瓜。”

“像你这种不好驾驭的刀,如果不是因为有像总司这样的人在的话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吧。”

 

正在揉着痛处的大和守安定不爽地瞥了对方一眼。

你也一样不好驾驭吧。

 --------------------------------------------------------------

以上,都是在这场战斗之前的对话。

室内,狭窄的廊间,他们已经开始和敌人缠斗起来。

 

在黑暗中,时不时闪烁的如同鬼火一样的敌人,不断游走的蛇形妖物 --- 不,虽有蛇头,但其身形就像深海中不断游走的怪鱼,在这空气中自由穿行。

可因为身处黑暗的走廊,这些怪物就像深海鱼类游走在一望无际的水草中一般,

伺机,便带着死亡而来。

 

可这对于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他们两个人来说并没有什么。

在用刀隔开了眼前的一个怪物之后,又迅速擦过另一个从侧面突击而来的敌人,而在这个诱饵闪过之后,真正的背后的威胁,

又有另一个潜来斩下。

 

一招,一式,每一次都带着凌烈的杀意。

 

“呐,大和守安定。”对战间,加州清光向大和守安定搭话了。

 

“嗯?”

“虽然真的很可惜总司他那样身体孱弱的人生活在那样的一个时代,但我一点也不后悔被他持有并奔往战场。”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们了。”

挥刀,又是一个漂亮的直击。

“我等受新主召唤,获得人身,从静止的过去来到这里。我对现在的一切都很满足。”

 

“不是碎裂的过去,”

转身的瞬间,手中的刀已经指向另一个敌人的所在而斩尽。

站定身姿的他轻笑道,

“只有在战场上活跃的我,才是最可爱的。”

 

“是是是,你是最可爱的。”大和守安定显然已经听到对方说过无数次这样的台词了。虽然多多少少能够感觉到这个千年以来的孽缘是在安慰自己,不过他的方式真的有待提高。

 

不过,这也是只有现在的他,遇到了现在的主人,才会拥有的姿态。

生动而又有趣的我们,

 

“所以相对的,”

此时也正好有敌人悄然而至。

从颈部挥来的一刀被蹲下躲过。再晃眼时,就已经被前方袭来的刀锋狠狠地戳下。

“给我首落去死吧!”

是只有活在当下,才拥有的“我们”。

------------------------------------------------------------------- 

随着敌人的惊鸣发出,敌散,退场。

将刀对准鞘口,听到“咔”的锁声后,大和守安定松了口气。

 

“等一下,大和守安定。”

“啊?”

“你刚刚不是太过分了吗?喊着敌人掉头去死也不加个主语,你是要我去死吗?”

 

“这是回敬你刚刚那些话的回礼,”

 

“啊啊啊,被大和守安定伤透心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让主人安慰。”

“又给主人添麻烦。你是人类没断奶的小孩吗?”

“你管我。”

 -----------------------------------------------------------------------

正在吵闹的两位大人,或许并不知道他们这场战斗的始末,都被收录在了主人桌子上一个蓝色屏幕里。

 

真·现场直播。

还是会有暴力镜头的18禁直播。

 

“哈哈哈,果然这两个人还是吵起来了。”主人倒是看得非常开心,还时不时地拉着我发表评论。

 

慧一我继续表示,并不想知道被直播了的二位大人的事后感受。

那绝对,是一副人间绝景。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重新认识他们的感觉?”

 

小生说,这是肯定的。

历史是人类战争的集合

 

战争的舞台上,笔直向天的刀剑,是宣扬胜利的号角,和平的道标。

不能为战场所用的刀剑是不需要的, 

 

可当平静来临时,已成乏腔烂调,心不再为任何拥有或失去之物跃动。

 

混沌再临,刀剑亦可重新回到阳光之下。

 

虽然那是残酷的战场,

但小生不得不承认,

锋利因此危险至美丽的刀剑,本就应该,也只能在这里绽放。

 

就像只在春天绽放又七日凋零的樱花一样。

 

遐想感悟之际,小生又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捂住了脸颊。

“啊,慧一,”

“院子里的樱花开了。”

 

又轻然抚去。

窗外,苞已吐蕊。花已纷飞。

 

“他们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我现在先去找他们吧。”

“慧一,你写完了就来找我吧。”这样说着的主人就拉上门走出去了。

 

春已至。

 

慧一我在最后落笔道,

这是一个,

关于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刀剑付丧神,以及与他们所关联的人们的故事记录。

一个“世界”的故事。

-----------------------------------------------------

昨天发出了第0.5章!(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啪啪啪)看到了这么多点赞喜欢还是一样的心情激动!!特别谢谢 @勇者艾米莉亞 ,修行之前和之后的都第一时间点赞回顾,真的超暖心QWQ,感觉肝文肝刀又有动力了!

也非常感谢 @栋藏阁DCG 大大你一直以来的点赞,之前每次发文的时候都有看到你的点赞喜欢,感觉非--常安心!(没有ooc,文章能让人看etc.)

也特别感谢在之前发文的时候就给我点赞喜欢的各位大大!谢谢你们不讨厌之前我那些拖沓的剧情和文字,请以后也多多关照!( •̀ ω •́ )y

还特别谢谢看到这篇文之后给我点赞的人,希望你们能继续喜欢这篇同人^o^~~

 @卮酒醉流年 , @幻水夢夜 , @Snovow , @DENNYIMAGE , @Daisy ,  @萌芽棵棵 , @言杳 , @岁月茹歌 , @袁子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响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