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也

又到战扩后期了……能顺利毕业吗?
下个星期就要开始学驾照的话,能记住图形吗?能驾驶好车吗?
又睡又醒的日常,还在继续。

修改,修正,修行

因为随笔发展太没有故事性了,所以决定去修行一段时间再来战。第一次发文得到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和与同好交流的机会,真的非常谢谢大家。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 (12)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被带至不熟悉的“家”里后,每天前往书斋识字的路上,总会有人来追问。

 

在这里自己和原先一样,无能为力。

什么都无法改变。

……已经,不想这样了。

 

在前田藤四郎面前,是太郎太刀挡住了原本给予他的致命一击。在这生与死的巨大落差下,前田藤四郎仿佛一瞬间就探明了男人的心声。

 

远古时代是战争的舞台。笔直向天的刀剑,是宣扬胜利的号角,和平的道标。

不能为战场所用的刀剑是不需要的,是不应该存在于世的。

 

可当平静来临时,已成乏腔烂调,心不再为任何拥有或失去之物跃动。

 

混沌再临,刀剑又可再临战场,

 

“来,”

 

唤醒心中的沉睡之物。

 

“让我介入尘世吧。”

站定身形,将刀高举至嘴边。银光烈烈,映照出那个矜持高傲的男人,最热烈的情感。

 

如此耀眼的身姿,自己可能永远都渴求不到。

死后余生的欢喜,是完全没有的。

 

只有不断来自过去冲击现在的自卑,和一点点,随时随地都会消失的,渺小的期望。

简直就像卷进了海中的漩涡一样。

明明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倾吐而出的。

 

……

太郎太刀刚刚挡去的,是第一波敌人的最后残党。虽说第一波对敌因为情报有误出现偏差,但大体上,在移动到下一个战场以前,此处应该不会再出现下一波敌人了。

 

“前田!你怎么样了!”从侦察能力目前最高的鲶尾藤四郎那里得到确认后,药研藤四郎立马就跑了过来。

 

“药研哥……”

“先别慌说话,让我看看你的伤口,给你做应急处理。”

 

作为一把曾在战场上历经多时的短刀,药研藤四郎目睹过许多战场急救处理的经历使他很快就发现前田藤四郎肩膀所受伤害虽说不影响行动,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体力方面的问题,这样也会对之后的对敌造成影响。

 

“还是回去本丸进行治疗比较妥当吧……”这是随后赶来,神情稍显凝重的鲶尾藤四郎。

“虽然有些对不起大家,但这样也会对之后的作战不利吧。”

 

“你觉得呢?加州的旦那。(のだた,日语中表示老爷,官爷的尊称)” 药研藤四郎向身后的加州清光征求道。

 

“嗯……”加州清光挠挠头。

“非要我来说的话,继续进军才是更好的选择啊。”

“至少你身后的前田,可不想就这样回去。”

 

药研藤四郎心中一紧。

怎么可能不知道,

紧紧抓住自己衣袖的身后的手。

但是……

 

前田藤四郎也在纠结中。

初战就临近中伤,自己的弱小不仅给队伍拖了后腿,还有可能,

被舍弃……

 

如同不知道是谁的回忆中,那不断循环往复的声音所说的一样。

“弱死了,弱死了,笨~蛋!你就和你败坏武士大义的父亲一样,

“消失到谁也见不到的地方去就好了。”

 

否定着自己的存在,认为自己没有任何价值可言,然后也被其他人理所当然地当作垃圾一般丢到角落,

无人问津,自生自灭。背弃希望,孤独死去。

不想这样……

 

“不……不想回去。”颤抖的鼻音从药研藤四郎身后传来,似乎酝酿了很久才勉强从忍住哭泣的喉咙中拼凑出零碎的发音。

 

不能就这样放手。

“前田!”药研低声吼道,

“我还可以战斗!”

还不想,让心中那微小的一点火光熄灭。

 

“主公在出发前,也对我说过‘没事的’,所以,”

 

“哪怕自己是个小孩的身形?”

“我,我会找到办法……”

 

“啊!麻烦死了!”

“加州清光?”

“哈…”冷静下来的加州清光艳丽的脸上一脸严肃,

“前田,”

“想不通的事情,就在战场上一点一点学习吧。”

“你不能做到的事情,由我们来处理。”

 

“前田先生,”

这时候太郎太刀也说话了,

“如果觉得自己弱小的话,那就请强大起来吧。”

 

“不自己开始去寻找强大的方法的话,是不会前进的。”

 

“希望存于自身。但使其被唤醒的力量,则存在于外界红尘。”

“睁大自己的双眼,竖起双耳,好好地去看着,这个世界吧。”

 

…….

强大起来的方法……

在那之后,向前进军又是一波袭击。

不同于上一回在中途醒来匆忙对敌,前田藤四郎尽力摆脱掉脑海中的干扰,开始认真应对眼前的战场起来。

 

“前田。我和你同样,刀种作为短刀,你一会就跟在我的后面,看着我的动作来学习吧。”

说话的是药研哥。

 

哪怕是在这喧嚣的战场上,他也一贯保持着他冷静强大的作风。

没错,就像现在这样。

 

哪怕是在这没有任何遮挡物的战场上,他依旧以灵巧的身姿活动于敌人的周围。他似乎很擅长在用短刀抗下敌军的攻击后,以此借力,如戏耍一般,让敌人因为用力过猛而向前倒去。

 

这个时候,毫无防备的后颈自然而然就暴露了。

 

真厉害啊,不愧是药研哥。

 

其他人的厉害之处也不遑多让。

不论是身为打刀的加州清光等人以迅雷之势破开敌人的防守正中要害,还是肋差的鲶尾哥依仗高速的行动让敌人因为分辨不清而疏忽中招,都极大限度地利用了自身刀种的特性。

 

虽然自己也逐渐了战斗……

“啊!”又是擦过的一把敌短刀。

短刀的袭击,也是防不胜防。

 

到底是什么时候……

似乎,总是在我们与其他刀剑男士作战的时候……

 

注意到这一点的前田藤四郎,敏感地察觉到了这一不同。

比起我方单打独斗的对战,

敌人的相互配合,要显得更为合作无间。

 

持有长刀的家伙在前方引敌,短刀则攻其不备……

 

或许可以这样!

哪怕是已经受伤的自己,也能做到的办法!

 

“太郎先生!”

正在对敌那名高大男子,朝这边望来。

 

最后一战,

似乎时空溯行军预见到对方直捣黄龙的千军气势,对空气中的气息,也越发敏感起来。

 

没错,

即便是没有理智的时空溯行军,也依然能够察觉到敌意。

一如眼前这人。

在格挡了之后,他只是静静看着自己,然后收起了刀剑。

他心中嘲笑着放弃抵抗的敌人,并准备举起刀来乘胜追击。

 

却突然感觉后颈一痛。

什…….

刚才消失在对峙中的小孩,将手中的短刀发狠地刺入后颈死穴所在,神情坚决。

“为了主公......!”(主君のために......!)

 

倒在地上后,这个至死都是意识混沌的时空溯行军才知道,

能在战场上让一个人放松的,除了弱于自己的敌人以外,

就只有死人了啊。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 (11.5)

我要日本号,我要号叔,哪怕你是个只会捞鱼作业的大叔我都认了,难道我注定和酒相冲吗!!(上回我去捞不动行光就没捞到QAQ)

感谢昭昭 ,姝儿弦月Daisy萧萧其声、倩倩其影壹原忍勇者艾米莉亞ViaVio呓の语HYPESHOP潮人易购DOT的甜甜圈影子123一度鄞 ,弦月十字木的点赞喜欢,各位是我坚持写下去的动力的源泉(当然脑洞枯竭了的话我又不知道会遁到哪里去了,但我会记得说的)

靠着发文玄学,再立一个flag ------ 如果我今天能带枪叔回家,我就再多爆肝一章!!

啊啊啊啊枪叔啊!!!!

还有博多。。。。。。错过大阪城的怨恨。

好的,下面正题

-------------------------------------------------------------------------

希望我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能继续演绎出你们心中的“刀剑男士”。

希望能给偶然看到这篇文的你,一个短暂美好的体验。

-----------------以下正文------------

自己总是正对着一扇窗。

时不时会有人从外面打开走进来,刺透新叶而照射进来的阳光将暖意流转,

 

真可谓是岁月静好。

 

不知过去了多久,人不再到此探访。

反之,窗户被紧紧关闭着,透出有别于那金色阳光的,异样的鲜红。

 

那是什么?

想要伸手查探时,

却发现,

自己什么也做不到。

 ----------------------------------------------------------------------------


时间 ----- 初临战场之际,

加州清光虽然表面镇定,但其实内心充满了痛苦。

【虽然这样在战术安排上会有些仓促,但是太郎太刀身为大太刀,在过去也曾有过出战的经历,我想一定也没有问题的。】

 

哪里…….没有问题啊!!!笨蛋主人!

突然塞进来一个人却一点都不介绍,您是相信男孩的友情就是打架中萌生的阿姨吗!

加州清光表示,我想静静。

 

“加州清光?你怎么了?”和他在身为刀剑的时候共处时间最长大和守安定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他不对劲。

 

“别问我,我想静静。然后去侦察情报。”加州清光抱头。

“不知道怎么和新来的太郎太刀搭话然后请他一起作战?”

 

“武士刀和神社奉纳之刀的相性不太好。”加州清光推脱道,

“嗯…….”大和守安定表示怀疑。长年相处的他再清楚这位孽缘的性格不过了。

 

“总之,身为队长的你,和队员联络感情可是第一要事哦。”

“我知道啦。”加州清光站起来,挠挠头叹了口气,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朝着太郎太刀等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在那里,粟田口一家的刀剑男士已经和太郎太刀谈开了。

“我是短刀的药研藤四郎,前田藤四郎的兄弟,请多指教。”这是微微鞠躬的药研藤四郎。

“我这边才是,还要请你多多关照。”这是微微鞠躬的太郎太刀。

“不不不,舍弟才是,刚才请您关照良多……”这是又鞠了一躬的药研藤四郎。

 

在他们身旁的鲶尾藤四郎表示,这充满官场意味的对话让人插入不能。

“药研也真的是……普普通通地对话不就好了吗”鲶尾藤四郎有些无奈,然后继而转向前田藤四郎寻求意见道,“你说是吧,前田。”

 

“啊?”很明显,是在寻思其他东西的样子,“啊……是啊。”

鲶尾藤四郎朝着注视的地方望去,发现他正在看着远处的敌方交战。

 

不会有事吧……

联想到前田藤四郎今早的状况,不论是鲶尾藤四郎还是暗暗留意着这边的药研藤四郎,都有些担心起来。

 

强打精神,几人也朝加州清光他们会合过去,开启了作战会议。

------------------------------------------------------------------------ 

又是一番寒暄之后,饶是太郎太刀也感受到了一种重复的调调。

这还是他第一次与这么多刀剑交谈。在以前作为单纯的刀的过去,也就只有后来的弟弟会在自己的耳边不停聒噪。

 

而与他不同,

“那么,太郎先生,”队长的加州清光在确认完其他人的位置担当了以后,走向了太郎太刀的位置,

 

“敌军的位置侦察会由我们来负责。太郎先生因为是大太刀,就像主人出发前所说的那样,后方支援就拜托你了。”

“好。”

 

这些人(刃)与自己的距离感,

刚刚好。

 

就像那些窗户一样,不远不近,只是始终有一屏帐幕存在,

这让太郎太刀多多少少也感到有些浮躁了。

 

【和他们在一起相处的话,多多少少都会对你有一定启发的。】

与人相处去寻找答案……对于这位长期居于神社,不理世事的刀剑而言是当前一个比较困难的话题。

 

【使用你的人,并不是我。】

“可决定为什么而挥刀的,不是太郎先生您自己吗?”

 

使用我自己的人……

太郎太刀看向手中自己的本体,难得有些脱线道,

是我自己?

----------------------------------------------------------------------------- 

不正是自己吗?

就像是得到了神明启示一般,

 

风来。

是耳边的凉意的嗖嗖声响。

 

草动,

是脚边行动时的阵阵搔痒。

 

一切烦恼都逐渐得以清明。

 

……

远处,东西军已然胶着成一团,原本就有些势弱的东军在此时更是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太蹊跷了。

这是此时所有在场的刀剑男士的心声,

“太奇怪了。。。如果是要施援东军,时空溯行军应该早就已经出现了”,加州清光惊疑地想到,

“附近的侦察如何?”大和守安定询问道,

“都没有,”侦察最好的鲶尾藤四郎的脸上此时也并不再笑意亲扬,

“目光所及之处……都没有。”

 

刹时间,众人的表情开始变的凝重起来。

 

前面,左侧,右侧,哪一面都没有。

 

关于敌人的情报必须全部推翻。

敌人最起码拥有动物一般的智能制作攻击策略,

而且……

 

“后面!”不知道是谁喊道。

也很懂得背后偷袭,渔翁受利的道理。

 

当转过身来时,时空溯行军就已经欺身向前,势要将他们逼下悬崖,

 

必须得有一个能格挡住他们的家伙,让短刀们有喘息的机会才行。

这样的想法在加州清光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命令也随之脱口而出,

“太郎……”

 

不需要命令。

声未到,太郎太刀已经抽离剑鞘。那一瞬间的刀锋就已然逼退了眼前的敌军。甚至连以身形小巧的短刀都被逼至二线。

 

已经架好姿势的其他刀剑也随之其后冲向前来,与太郎太刀一起,加入了混战。

 

被举起的非凡长度的大太刀,简直就是破坏战场平衡的存在。

令人难以置信的长度甚至可以以一敌三,若躲闪稍弱,又会被对方乘机从头顶垂下,如乱石侵袭。

 

这让太郎太刀越发如鱼得水,越战越勇。

“使用你的人,并不是我。”

……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已经不需要再等待了,

 

打开窗户,走出去的双手,双脚,决定为什么而挥刀的一切,

此时,就在这里。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11)

昨天晚上好歹把那张发出来了呼......第一次碰文还要写这种逼格哲学意识流满满的章节真的是要把肝也给爆出来了。

很感谢各位看文的大大们的不离不弃和继续点赞,上一章都还没有写到这一点 (因为急急忙忙就发了),再加上最近刀剑战扩,希望还没毕业的大家早日见到黎明的曙光(号叔是谁我不认识)

非常感谢 ViaVio,HYPESHOP潮人易购,DOT的甜甜圈,影子123,一度鄞,十字木,影子123,栋藏阁DCG,红线,琹巛,半月,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云意春深花不知,诸君,我喜欢routi  的点赞喜欢

下面正题

-------------------------------------------------------------------------

希望我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能继续演绎出你们心中的“刀剑男士”。

希望能给偶然看到这篇文的你,一个短暂美好的体验。

-----------------以下正文------------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空旷的荒原。

四周都是森林,但就像被横空被一从天而来的巨足践踏,

此后,此处,生灵涂炭。

 

灼热的战场横肆群野,狼烟奔走,将目光所及之处所有阻挡在眼前之物都要燃烧殆尽。

不论是敌军,战马,草木,还是大地,

甚至连心中那份冰冷的理智都要吞噬的贪婪。

 

与身为刀剑的时候不同,远处的人类的军队互相交缠作战的声音,能更清晰地传入脑海中。

“杀啊!”

 

“为了大义!”

 

“为了荣耀!”

 

与其身上纯粹的杀意不符的话语充斥在耳边,令前田藤四郎感觉到异常心悸。

这逐渐失控的战场,让他脑海中一些东西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而另一边,在因为与太郎太刀初次会面寒暄过后,其他的刀剑男士开始镇定地研究起了战场。

“真是……令人怀念而又熟悉的场面呢。”药研藤四郎说道。

“时空溯行军的动向是?”大和守安定向身前的加州清光询问道,

“就以往的情报来看,敌人会从东面的森林进行伏击。”加州清光瞟向时空溯行军可能会攻来的方向,“能够拿给新生的刀剑男士们当作练好手用的时空溯行军只是凭借本能行动的杂碎,攻击单一,如果我们碰到的是持有短刀或者肋差的溯行军的话,应该会更早结束的。”

 

“那么,现在先来进行战斗布局……”

 

在这之后,大家到底还说了些什么,

前田已经记不清了。

在他的眼中,熟悉的战场是指路向过去的地标。

这份熟悉感将他引领至前世,并非过去,未来,

而是来自过去形成泥淖,将他的思绪在这种时候抽离陷入,不可自拔。

 

……

竹林高耸如云,绿意成天。夏季时,蝉鸣山野,之后又会转为漫遍山野的鲜红,引人入胜,转瞬回忆起那个战场,实现荣光之地,

手上所留下的,无意义的鲜血。

 

在不到4岁的幼童的眼中,除开环抱自己的长春花之外,就是一个坐在廊前的背影,如同一棵挺拔的老松,在那里时常感叹着“时光不再”。

 

时时刻刻,都在等待着死亡。

活着,是最大的惩罚。

日渐佝偻的背影……可无知的自己能做到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手,一点也够不到?

 

……

 

为什么…

“前田!!!”

为什么,自己会一回神,就在战斗之中了?!

前田藤四郎看着自己身边不断游走的蛇形妖物 --- 不,虽有蛇头,但其身形就像深海中不断游走的怪鱼,在这空气中自由穿行。可因为地处森林,这些怪物就像深海鱼类游走在一望无际的水草中一般,

 

寻迹无踪,而在你为此大感焦虑,在对深海的黑暗的恐惧感中一点一点被蚕食殆尽的时候,

他便带着死亡而来。

 

在用刀隔开了眼前的一个怪物之后,前田迅速擦过另一个从侧面突击而来的短刀,与两位时空溯行军缠斗起来。无暇顾及的余光中,敌人的兵种似乎还夹杂了肋差和打刀,以猛烈的攻击向其他人袭去,

每一招,每一式,都是一次次凌烈的杀意。

 

只有本能的他们,就像是一群发狂的野兽,令前田藤四郎的攻击,在一步一步的逼近下也暂退为防守。

 

药研哥哥也和自己一样吗?

不,虽然同是短刀,但药研比自己还要高出许多,

所以……

 

胡思乱想中的前田藤四郎疲于应付眼前的两个敌人,

但耳边,

他无法忽视那与地面摩擦,宣示着强烈存在感的另一个人,

 

前田藤四郎想要避开之后向前回击,可就在回头的时候。

那危险就已逼近身前了。

 

“呜!……呜啊!”

从地面扬起的刀锋挫伤了他的肩膀,人类的遭受打击时的剧烈疼痛,也清晰地,传入到他的意识中,不应闷哼出声,摔倒在地。

 

为什么…

为什么够不到啊!!

 

孩子短小的手臂无法与眼前的这个敌人 ---- 手持太刀的时空溯行军匹敌。

 

捂住肩上的伤口,不甘地看着敌方的刀剑,

一点,

一点,

从其头顶扬起,以致死的力道挥下。

不要……

 

【前田……】

【前田,昨晚休息的好吗?】

【前田,在这场战斗中,我希望你能思考一下,自己的存在】

【今后在这个本丸里,你们还会遇到更多,更多的人。请去相遇,去经历……】

 

短暂获得人身的的时间里,与之相遇的温柔如母亲的直子大人,

 

如果,如果自己能更有力量的话……

 

闭紧双眼,等待着。

 

(せめて、魂魄なりとも……主君の、守りに……)

哪怕,变成了魂魄……至少也让我守护、主公……

 

可终结的疼痛,迟迟没有降临。

前田藤四郎意识到什么,睁开眼向前看去,

 

就看到那位不食烟火,如同神明一般冷漠威严的男子,

跪身起刀,硬生生地接住了本该称为死神一刀的攻击

 

前田藤四郎睁大双眼,

“太郎先生!”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 (10)

求轻打......这回突如其来的断更真的很抱歉,这一章是非常想写好的一个场面,所以花的时间比较多,再加上各种琐事以后,就对更新不了了之了。。。。。。

想了很久才构思出来的这一章,也是第一次深入一个角色描写,希望能符合各位心中对这两位刀剑男士的形象。(其实还是对突然断更有愧疚,所以赶紧跑来土下座的QAQ),特别感谢这段时间大家的不离不弃!

--------------以下正文---------------------------------------


“去吧。(yikinasai)”

伴随着那清澈温厚的声音,曾经拥抱自己的双手,将自己推向了不知名的彼方。

轻,而不容质疑的力道。

我不要。

年幼的声音被日常的教导紧锢为心中的不平与悲伤。

他这样不甘地说道,

“如果,如果我不是小孩的话……”

 

 

“唔……要振作,要镇定,要守时,要友好,要合作……”

吃饭时间,一向认真沉稳的前田藤四郎,在紧闭的眼睛与阳光对决中透露出的惺忪睡意表示,

 

哪怕有兄弟的安慰,自己晚上还是失眠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已经记不得内容的梦,

前田藤四郎郁闷地想到,

还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后遗症。

 

唔~~  -____-''

“我先去前厅了!”

在快速解决完早餐之后,不顾身后药研和鲶尾哥怎么想,前田藤四郎直接跑向了正殿集合的方向。

 

他选择的路径紧临中庭一汪绵延的水池,阳光照射下的的湖面清晰地映出了他现在的模样。

军服,盔甲,披风,军帽。

小孩的身体。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小孩的身体呢?

先于其他人赶到正殿前方空地的前田藤四郎凭借良好的视力,远远地就看到了已经在那里等候的主公直子大人,

 

才仅仅过了一天而已,可她对自己的温和大气的态度,就像曾经的那位大人一样,让自己不由自主地依靠和亲近。

当时的那位大人,也是站在那位大人的身旁……

 

诶??!!

直子大人的身旁,还站着一个人,

好…好大,

 

越是靠近,就越是感觉到对方如山一般威猛的身形。除开自己的兄弟,比之自己已经遇到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他显然更像一位成年男性。

大人的身材,加之远远就能感觉到的澄澈强大的灵力,

 

是更让人觉得可靠的,更有安心感的存在。

 

“这么早就过来啦?前田,刚刚吃完饭可不能马上就跑步哦。”

“啊? 啊,是! 主公,早上好!”

 

“早上好。今天早上起来感觉如何?”

“一切都很好。 房间很好,早餐很好,来时的路上还可以听见鸟儿的叫声。”前田甜甜地笑道,“主公昨晚休息还好吗?”

 

“很好哟。昨天晚上和一位很棒的男性赏月言欢,给我留下了很美好的回忆呢。”

 

男性?那就应该是…

前田看向直子身边的那个人,那个黑发如瀑,神情威严冷峻的男子。

正巧这时,对方也看向了自己的方向。感受到视线的他,也朝这边微微一颔首。

 

“他是昨天晚上来到本丸的刀剑男士 ---- 大太刀的太郎太刀。太郎,这位是粟田口派的幺子,短刀的前田藤四郎。”

“机会难得,你们先彼此熟悉熟悉吧。”

 

虽然说是熟悉……..

前田藤四郎有些苦恼于如何开启话题。认真的他在思考的同时,也悄悄地望向了站在身边的太郎太刀。

 

让人觉得无法靠近的威严感,和莫名的安心。

高大的身体,和与身高近乎等同的大太刀。

周身以朱红色为底,明亮如阳辉的金色雕饰着反复的花纹。可与之相对的,却只有一个硕大鸟居刻在刀拵上,彰显着他的贵不可言,和周身的强大清澈灵力

 

“太郎先生真的好厉害啊……”

“诶?”这是带着疑问望向他的太郎太刀。

 

“我,我的意思是说,”意识到自己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的前田藤四郎急忙解释到,“太郎先生看起来非常非常可靠,有着那么高大的身材,还有着那么长又帅气的大刀,挥舞起来的时候一定非常厉害,让人感觉非常安心。”

 

想到这,再联想到自己身上,前田藤四郎又有些消沉了,

“我只是一把短刀,再加上是小孩的身形,所以力量一定很弱。”

 

“力量并不仅限于形体。”很意外地,太郎太刀也开始主动攀谈,并安慰起他来。

“欸?”前田藤四郎抬头,

 

“身体只是存在于世的一种形式,”

“决定力量强弱的,是自我意志的强度,和自我心意的强韧。”

“前田先生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

 

可是……怎么做到呢?我一定,还是做不到的。

前田藤四郎在心里暗想道,但也非常感激太郎太刀对他的鼓励。

虽然表面上让人觉得不好接近,可实际上是个很亲和的人。

 

“而且,我也并不像你说的那么好。”太郎太刀转而言道,

“嗯?”

“我的刀种是大太刀,如你所见,因为无论怎样的人都无法使用的大小,所以一直被奉纳于神社。”

“不被人需要的话,我也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这位神刀的眼中,也没有任何动摇。

仿佛就像天上的神祗一样,对一切万物,包括自己,也无悲无喜。

也许,觉得难以接近,也是因为这一点吧。

 

但还是很奇怪啊

“欸?可是,决定为什么而挥刀的人是太郎先生你自己啊。”

 

自己的话就像一颗碎石击入了太郎太刀眼中平静的湖面。在前田藤四郎自己的角度,他似乎眼光一闪,然后,变得更加沉默了。

 

这让前田藤四郎有些惊慌失措起来,想要再说些什么补救的时候,

 

“喂!前田,马上就要到集合的时间了哦!”

“啊,加州先生!”

 

“让我好找了一番啊。”一身戎装的加州清光无奈叹气着走过来,“早上早饭的时候你急急忙忙就走了,药研他们也很担心所以到处找你……”

“你身边这位是?”走近一看,加州清光才察觉到太郎太刀的存在。顿时有些惊讶。

 

【他是太郎太刀,昨天晚上被召唤出来的第六位刀剑男士哦。】

就在这时,主人直子也适时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当然,剩下的人也跟随其后来到了这里。

 

【虽然这样在战术安排上会有些仓促,但是太郎太刀身为大太刀,在过去也曾有过出战的经历,我想一定也没有问题的。】

 

越过众人,直子径直地走向屋前巨大的红色鸟居。在那里,是神域与常世,时间与时间的分界口。

 

【前往战场的入口已经被打开了。此役为初战,但不必惊慌,”】

听到这些,前田藤四郎不由地感觉背后一紧。直子的话还在继续,可这边,原本混乱的脑中更是各种思绪横冲直撞,扰人不安。

 

“没事的。”脑海中….是直子大人的声音?

前藤藤四郎的情绪得到了些许安抚。

“没事的。”

 

是啊,前田藤四郎想到,不能让那位大人来担心自己。

没事的。

 

“那么,祝各位,武运昌隆。”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 (9)

快要断腿的一天......今天去远足,外加成为带熊孩子的保姆,被小孩喜欢缠着的感觉真是既高兴又复杂......可我的肝刀QWQ!!,明天一定要好好努力进行连战活动啊啊啊啊啊!!!

收到了好多评论,和一度鄞十字木,还有阿瑾--加菲虫最棒聊到非婶的艰辛和本丸第一良心的太郎时,真的超级高兴(幸福是沉沦的海洋,让人不知所措 (躺平享受.jpg))

也很感谢错花缭乱nekopaon哈尼雅人形自走毒品贩售姬(有种失踪人口回归的感觉。。名字印象特别深刻),勇者艾米莉亞,和墨染华殇/安晴 的点赞喜欢,希望我能加快文章进度,但同时也能学到像夏目友人帐一样,慢节奏却漫漫温馨治愈的感觉。

-------------------------------------------------------------------------

希望我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能继续演绎出你们心中的“刀剑男士”。

希望能给偶然看到这篇文的你,一个短暂美好的体验。

-----------------以下正文------------...

是夜。

在这早春的夜晚中,寒风许许,虽然没有樱花凋落的华美之姿,但圆月当空,银辉落下,明亮了这一寸天地,也自是一番美景。

 

才被召唤出来没有多久的太郎太刀,此时正坐在廊前。

无心于睡眠的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想到获得人身的刀剑也会感到空腹感,又已将近深夜,所以只拿来一些小菜的直子,在行近过程中,暗自想着,

 

太郎太刀,拥有醇厚而低沉的嗓音,说话之间带有一点出尘和寂寞的人(刃)。

供奉于热田神宫,与日本神器同列于祠堂的神圣之物。在现在已知的刀剑男士之中,也应该是只有在拥有一定资历的情况下,才有资格和能力召唤的三花刀剑。

 

这还真是,受天眷顾。

直子自嘲一想,然后便向太郎太刀走去。

 

【已是深夜,但难得月色正好。配上一点小菜品尝,会更有一番滋味哦。】

闻声,还在沉醉于某物中的太郎太刀转过身来,看向了眼前的主人。

 

“感激不尽。”

 -----------------------------------------------------------------

在尝尽小菜果腹之后,直子才开启了话题。

【我是这个本丸的家长,直子。虽然自我介绍有点迟了,但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

“请多多指教。”

 

【虽然你身为刀剑,年龄远远大过于我。但我可以称呼你为“太郎”吗?】

“请随意。”

 

……似乎,有点难以继续话题呢。

是因为身为神宫中的供奉刀剑,所以比较缺乏沟通能力吗?

 

“许久不曾降临于现世,”这时,太郎太刀主动搭话道,“没有想到参与人世间战斗之日,竟然再次到来了。”

 

“我在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也是稍稍有些惊到了。没想到居然是您这样一位纤细优雅的女性。”

 

【太郎身为神宫刀剑,但意外是一个非常会说话的人(刃)呢】直子轻笑道,【我还以为你要更不通世俗一点,也被有些惊到了呢。】

 

“我有一个弟弟,”在提到亲人的时候,他清冷的声音才透露出一点人情味,“他向往尘世,性格也偏向于尘世。相比之下,”

“我只是一把无人可以使用的刀剑。”

说到这句话时,他的声音显然又冷了下来。

不,是带有了审视的意味。

 

“所以”

“人间的使者,给予我灵体现身于尘世的恩惠之主。我的主人啊,为了你的愿望,我会斩尽世间一切不净之物。但是,”

“您,是否能使用好我呢?”

 ----------------------------------------------------------------------

在感受到对方望向自己的视线时,直子的脑海中,就不禁浮现出了一双毫无波澜的眼眸。

根据曾经的记录,太郎太刀有着一双如黄金一般金色的眼睛。

就像石头一样,是那么美,那么冷。

但太郎太刀不是这样的。

虽然这句来自天上之刃的问话,傲慢尽显。可这何尝,又不是这把供奉于神宫的神剑,在阔别于人世的至今,所发出的不安的疑问。

 

供奉于天上神宫,非常人所不可驱动之物,

是刀剑,为人造之物,是为人类之子。

虽有神性,也是为俗物,存于俗世。而今以人身现世,便是为俗人。

即拥有人心,有无法解脱之渴望;可曾为物品,历时千年,哪怕瞩目过世间千百人生,也不曾学会如何了解自己的心。

 

这些,在明天的战场上,一定会给他一个最好的回答吧。但是现在,在作为家人之前,自己被视为君主。

那么,

先建立起一个家长的威严吧。

 -----------------------------------------------------------------

在自己的疑问中,沉默的气氛令原本轻灵的月辉也显得异常沉重起来。

 

是生气了吗?

自己的弟弟曾经也评价过自己不通俗事,不通人情。

不过,她会怎么回答呢?

 

在太郎太刀自己还在猜想的时候,耳边便传来了女子的轻笑。

【太郎,】

身旁看上去比自己更显年长的女性,用亲昵而又不失威严的语气叫着自己的名字。

 

【你认为,你是在和谁说话呢?】

话语中,自信和威信并存。自己的主人作为上位者的从容让他肃然起敬。

太郎太刀这时才想起,因为女子过于平和的态度,而忘记的她的身份,

 

审神者,

聆听神谕,审视神明之人。

 

是自己,唐突了。

太郎太刀为自己的言行开始深深反省起来。

 

于是空气又再一次开始静默起来。原本想要展现家长威严的直子,可不是想要这种效果。

有点无奈的同时,也因为看明了什么,而欣慰起来。

除开身为伴随神明之物的骄傲,太郎本人,实际上也只是个过于认真,有点死脑筋的“孩子”。

 

自己还是不要这么坏心眼了。

这样想着的直子,像之前对待其他几位刀剑男士一样,也摸上了这个大大的男孩的头。

 

【你心中有疑惑,渴求解答所以才开口向我询问。我们才刚刚见面不久,你会对我有疑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用为此感到焦虑。】

【刚刚是我有点坏心眼了。因为太郎你太正经了。所以就不禁有点想捉弄一下你,拉近一下我们的距离。】

 

放下手,直子从坐姿改为跪在地上,直面眼前的太郎太刀。

【需要时间,与他人接触,这是了解万物的最大的一个前提。我们彼此陌生,所以对于你的答案,我并不能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

【更何况使用你的人,并不是我。所以到底答案如何,只有接下来你自己去寻找。】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直子笑道,

【这个本丸里,还有其他和你一样,初获人身,但心中怀有曾经身为刀剑而拥有迷茫的人(刃)。和他们一起多多相处,我想,一定能够对你有所启发的。】

 

“……今后,也要劳您费心了。”

眼前的大太刀弯下腰了,朝眼前的主人微微鞠躬,示以臣服。

 

直子接受了他这番郑重之举,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天色已晚。你们现在不同于还是刀剑的时候,人身的你们也是会感到疲倦的。刚刚我已经让慧一整理出了你的房间,现在就先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出阵吧。】

 --------------------------------------------------------------

在慧一领走太郎太刀前往他自己的房间了以后,直子才终于觉得一天总算完结的成就感。

真漫长啊。

以后估计其他孩子来了以后,会让人更加干劲满满的吧。

当然,操心的事情也会变多了。

比如现在,

【虽说,叫他们好好休息,但今晚,注定是个不平之夜啊】

望向天上的明月的方向,直子感慨道。

-----------------------------------------------------------------

同一时间,粟田口兄弟的房间。

“一…一定要好好加油,要振作,要镇定,要守时,要友好,要合作……”

熄灯以后的被子里,有些过度紧张的前田藤四郎正在以独特的方式给明天的自己加油打气中。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 (8)

今天去肝刀,结果连续卡卡卡的十一连发,非洲人的脸还是一直持续发挥他的正常作用QWQ

昨天收到了文章中的第一条评论。第一次发文就能够收到这样的评价,真的非常感谢十字木,也希望如果如果对文章内容有任何感想的话,请多多给予建议。

非常感谢萌梦阿瑾--加菲虫最棒ViaVio水下叫本尊皇上闻翙十字木安染﹌O﹌栋藏阁DCG悲心者a 的点赞和喜欢。

今天被人评价自己的文章让人记不住内容。。。但我还是想坚持慢慢把所有角色线铺开,给足时间和内容然自己熟悉角色,熟悉文字。

-------------------------------------------------------------------------

希望我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能继续演绎出你们心中的“刀剑男士”。

希望能给偶然看到这篇文的你,一个短暂美好的体验。

-----------------以下正文------------...

“好了,我也不逗你了。”

直子朝着之前声音的来源摸索过去,在脚尖有触碰到某物的感觉的时候,蹲下身,将倒在地上的加州清光扶起来,拍掉他身上的灰尘后说道:

“你先带着大和守换好衣服熟悉一下本丸吧。再过一会,我会让慧一过来叫你们的。”

“关于本丸的一些事项,以及你们明天出阵的事情”

 ------------------------------------------------------------------

 晚饭过后,正殿的议事厅

直子正坐于中央,而她的两旁,粟田口一家的刀剑和加州清光他们分坐于两侧。

“大家,本丸里的一切都还习惯吗?”

“嗯!一切都非常棒。”这是乖巧地应答着的大和守安定。

“真的非常感谢大将的关心和体贴。”药研微微弯下腰,郑重地表达着自己的谢意,“弟弟们也非常喜欢房间的各种布置,甚至连还没有到来的弟弟们的份也让大将操心了。”

 

“期待之中的准备工作一点也不会累,不如说也让我受益很多。要说操心,那也是要等以后了。”

 

“那么”

话锋一转,

“诸位,”

 

  刚刚还比较温馨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严肃起来。

 

“明天,将是尔等第一次出阵对抗时间溯行军的日子。”

“我们的本丸才刚刚建立不久,因为人员稀少,所以首先必须先要提高各位练度,才能谈及长远发展。”

说到这时,直子稍微侧身,面向了加州清光的方向,

“对于明天的作战,加州,我任命你为小队队长。”

 

“欸?我是队长?”加州清光惊讶道。

“你是我的初始刀,也曾作为冲田总司的佩刀出战,我相信在他身边的你有着这样的能力。所以明天,加州,一切就拜托你了。”

“……唉,”加州清光带着一点无奈,和自信的笑意道,

“既然被委托重任就没办法了呢。”

“保证完成任务。”

 

“嗯。还有大家,”

“初次就任队长,加州肯定也会有无法顾及到的地方。所以作为伙伴,大家互相帮助,齐心协力打一场漂亮的初战吧。”

 说到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直子苦笑道,

“我并非战斗专门的审神者,所以对于初获人身就要前去战斗的你们也没办法提出任何指导意见。但是至少,我希望能够让你们在本丸生活的时候得到最好的休息。”

 

“这是现在的我唯一能够帮到诸位的地方了。不要因为我是你们的主人就对这件事感到羞愧。这是合理的工作分配安排。等到以后本丸人员多起来了,”

直子伸出手握拳道,

“我可是会毫不客气地使唤你们的!”

 

此时在场的刀剑都因为这亲昵之语笑了起来。然后便是此起彼伏的“交给我吧!”,“只要这样想想就能热血起来呢。”,“我会全力去做好的。”

 

“嗯。那么差不多就是这些了。大家,请尽早去休息,以应对明天的出战吧。”

 -----------------------------------------------------------------

当所有人各走四散,这异常宽大的房间也显得格外寂寥起来。

 

在刀剑们退下之后,直子就一直静坐在原先的位置上。似是困意袭来,又像沉思冥想,总之,

是在等待着什么的感觉。

 

“主人。”

看来等的人是来了。

“辛苦你了,慧一。大家都还好吧。”

“是的。前田藤四郎大人可能有些紧张过度,但都有药研藤四郎大人和鲶尾藤四郎大人在安慰着。加州清光大人回去之后一直兴奋抱着被子,和大和守安定大人一直拌嘴。为了让各位大人能够好好地放松休息,小人也已经铺设好隔绝结界了。”

 

“那就好,”直子点头道。“那你们呢?”

“欸?”

“我问的可是‘大家’,自然也包括你和笹一在内啊。”

 

“小,小人哪里都很好!”慧一有点受宠若惊,但还是在好好回答者直子的问题,“笹一……笹一比较担心明天各位大人出阵,毕竟按照以往审神者们的记录来看,时间溯行军总是以6人为一小队出现的。所以,”

但想到了什么,似乎也有些不安,“所以他现在,正在尝试锻造第六把刀剑。”

 

“啊,那个没有关系。是我让他去做的。”直子摸了摸慧一小小的头,安抚他道,“本来也就只有在有6位刀剑男士的时候,审神者才有足够的力量打开回溯时空的通道。所以那些孩子即使察觉到锻造屋内的气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作平常对待了。”

 

想到这,直子不禁有些无奈,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如此幸运,把那一位给召唤过来了。”

 

“那一……? 啊!”

话还没说完,慧一便骤然感觉寒毛直竖,全身战栗。

 

结界内突然涌现出巨大的灵力,如寒风过境,携不可侵犯之势力涌向结界四周;草木折腰,房屋倾倒,似是要冲破天际,又或者是在与天相互呼应一般,盛大地宣告着,

 

神祗降临。

 

距离主屋较远的锻造屋内,小小的刀匠笹一,正目睹着眼前的一片神迹。

黑发如瀑,朱色绘眼。贵不可言的威严男子,手持常人难以握及的神刀,在尘世中睁开了金色的双眼,看向门前察觉到气息之后,就已经赶过来的直子,

 

“…哦呀。居然被召唤至尘世了。我是太郎太刀,人类理应无法使用的实战刀。”

关于“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中一些看不懂的名词说明

之前被人吐槽说文里面有很多名词看不懂不好理解,所以试着整理出来了一点设定说明,希望这个能够帮助你们对了解这篇文章有更好的帮助。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一文是在根据日本知名游戏“刀剑乱舞”的基础上进行的二次同人创作小说。


背景设定

西历2205年,有多处地区发生“时空乱流现象”。经查明,是有以改变历史为目的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在对过去重大历史的时间节点进行攻击。

为防止灾难发生,“时之政府”成立,并选拔身怀灵力之人成为“审神者”来守护历史。而“审神者”们守护历史的方式,就是将历史上的有名刀剑以赋予人身的方式召唤出来,将他们送回过去消灭“历史修正主义者”,又称“时空溯行军“。

 

以下会对个别名词进行补充说明,但皆为游戏的官方设定,不排除日后进行私设补充的可能性。


刀剑男士成精的日本刀剑,在历史上因被著名刀匠打造,或著名历史人物持有而扬名,在日本用“付丧神“来称呼这种历时多年,久而成精灵妖怪的器物。

得到(召唤)刀剑男士的方法有两种:

1. 锻刀:在锻造屋委托刀匠(文中为笹一)进行锻造。由审神者进行锻造的四种材料(木炭,玉钢,冷却材,砥石)的自由分配,其中召唤的刀剑男士随机。

2. 出阵:在回到过去与时间溯行军战斗以后,有一定几率能得到。

PS:在日本的神话传说概念中,不论是神明还是妖魔鬼怪,都统称为“神“

 

审神者学园园长。被委托守护历史,并统率管理刀剑男士的时之政府工作人员(像公务员一样的存在)

本丸: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共同居住生活的领地(秘密花园),独立于时间与空间之外。

 

内番:刀剑男士们的日常生活任务的统称,大致划分为:马当番(养马)、畑当番(种田)、手合(切磋练习)这三大类,不排除后期有私设增加,(比如做饭,洗衣服,整理物品等等的主妇任务

 

出阵以六位刀剑男士为一小队,由审神者开启通道回到过去和时空溯行军战斗 (打架去了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 (7)

持续发文玄学中。。。。依然在期待着弟弟丸以前就能够拿到阿尼甲!

感谢斯诺韩阿瑾--加菲虫最棒哈尼雅萌梦Daisy ,勇者艾米莉亞ViaVio栋藏阁DCG的点赞喜欢,希望我的这些随笔能够更进一步发掘各位刀剑男士的可爱之处,将他们的形象更为圆满!

-----------------------------------------------------------------------

希望我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能继续演绎出你们心中的“刀剑男士”。

希望能给偶然看到这篇文的你,一个短暂美好的体验。

-----------------以下正文---------------------------------------------


看着进入房间以后就惊喜不断,也在不停闹腾的粟田口一家,加州清光在期待自己的房间同时,也隐隐有些寂寞和吃味。

 

主人对小孩形态的粟田口刀剑真好啊……哪像一开始我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就是一顿捉弄。

 

“加州清光大人?”在行进的路上,对身后的沉默有些好奇的慧一问道,“有什么需要小人解答的事情吗?”

 

“没有,”加州清光面不改色道,“只是在感慨主人的体贴而已。刚刚从粟田口一家的房间那边就可以感觉到主人对我们这些刀剑的……”

 

“正是!” 似乎是触到了什么机关,慧一突然开始兴奋起来,

 

“直子主人真的非常期待各位的到来,”慧一开心地回应道,“小人大约是在一个月以前感受主人灵力被召唤出来的,之后就一直和主人一起来打理着本丸的一切。”

 

“在前期大概会有哪些刀剑最先来到本丸在审神者之间早已不是什么密谈,所以直子主人就一直在兴奋地想象着哪位大人来了以后,自己该准备什么样的礼物,什么样的房间才能让各位大人有归属感。”

 

听着慧一的描述,加州清光自然而然就可以在脑中浮现出那个认识不久的主人在本丸里面忙进忙出的景象,于是心中的疑惑更甚了。

 

“那个,慧一,你知道……当初主人是怎么选择初始刀剑的吗?”

自己相比其他初始刀剑也没什么特别的,这样的主人为什么会选择他呢?主人……是特别选择自己的吗?

 

“啊,主人说是一开始先避开最闪瞎眼的,然后再放过熊孩子,最后在看着还算省心的孩子里面抽签决定。”

 

…….哈?

不不不,把我刚才问这个问题的严肃还回来!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选择方式啊!果然主人就没有想过特别要选择自己!

 

加州清光赌气地想道,身旁四周开始自发自地聚集起负能量。而觉得似乎自己暴露了什么的慧一在感受到身边的低气压了以后便闭口不言,开始加快脚步向目的地行去。

 

不同于粟田口一家,慧一带着加州清光前往的,是靠近本丸主屋的后半部分的一个房间。

“其实基本上本丸现在所有空置的房间都是差不多的摆设,不过小人可以肯定那个房间加州清光大人一定会喜欢。”

 

哼(¬︿̫̿¬☆),谁会喜欢啊,

“毕竟是直子主人亲自挑选然后布置的房间啊。”说着便拉开了房间的纸门。

 

……好吧,还是很喜欢的。在看过房间的加州清光脸红道。

 

满溢草香的榻榻米按照不同的摆放方式,将房间分为了两个空间,在视觉上更显宽敞;靠近庭院的一侧,在中央放置着可容四人左右跪坐在旁的小方桌,紧挨着干净整洁的小垫子;在视野的右边有一个橱柜,除开放置被褥等寝具之外,还有一个透明的玻璃柜:里面尽是按照不同用途放置的化妆品,其中朱红色的指甲油在其中显得异常鲜亮。

 

简直就像专门为他设计的房间一样。

慧一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想来也是认定自己一定会选择这间房间所以就先走了吧。这样想着的加州清光拉好纸门,走到房间的中央,闭上眼,再睁开时便已经是换好常服的状态了。

 

再次开始探寻着这个房间的特别之处的同时,加州清光顺便也开始规划着今后的生活。

 

靠近走廊内里的那一侧可以用作卧室,等到那个家伙来了以后两人在这里睡觉绰绰有余。希望得到人身的那个家伙不会像当时新选组的人一样乱踢被子;左边的柜子就放我最喜欢的指甲油,那家伙对这些一点都不上心,所以到时候自己得好好看着他,不能让他丢了新选组第一剑士的名声;如果有其他新选组的刀剑到来的话,那就……

 

从里向外,加州清光慢慢地就挪向位于外间的装饰台。在风流写意的山水挂画之前,是一个造型奇特的水盘:盘身整体呈现漆黑如夜的墨蓝,那不经意的一眼中的蓝色就像星星一样让人沉醉;盘体的另一边是一个向上弯曲的剔透晶管,将视线上移,就看见一株柳樱在其中垂吊至水面。微风吹起,那柳姿拂动水面的诗意,着实醉人。

 

房间中的布置,一切的一切,都像极了当年在京都,新选组屯所的昔日风光。甚至走进其中,就好像回溯到了新选组最初,在八木,前川邸的那份快乐的回忆里。

 

“果然,还是一群人在一起比较好啊。”加州清光笑着说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要是那个笨蛋在的话肯定得热闹许多。”

 

“说别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笨蛋加州清光,小心我让你首落哦。”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以为自己听错的加州清光将头朝向声音的来源之处,

 

大和守安定,那个和自己一样,作为冲田总司爱刀的人(刃),他就站在门外。

黑色的铠甲裹于胸前,身披曾经那个熟悉的蓝色羽织;以马尾紧束蓬松的头发,有着像初生动物一样有着懵懂而明亮的大眼睛的少年,此时正撅着嘴,气鼓鼓地看着说他坏话的加州清光。

 

“想我就直率一点啊,就是因为你老是不坦率所以才一点都不可爱嘛。”

“加·州·清·光。”

 

极不坦率的加州清光,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脸红的他,已经快要接近崩溃的边缘。

为什么?

本来可以以帅气可爱的形象出现在主人面前的我,为什么今天都是被人看到最糗的一面。

 

“啊!原来你已经过来啦,大和守。”是主人的声音。

“我刚刚正想去找加州你呢,”由远及近,主人慢慢走了过来。

“在你们走后没多久大和守就来了。因为慧一不在所以我就带他找着过来了。路上遇到一脸惊慌的慧一稍稍耽误了一点时间,不过大和守能找到真的是太好了。”

 

“加州,你好像很在意我选择你的理由吧?”

“不,没有,我才不……”这是已经接近脸部充血的加州清光,

“我选择你的原因,”直子恶意一笑,“是因为你很可爱哦。”

 

噗--------

这是已经反应无能,所以只能直接摔倒在地的加州清光。在羞耻,惊喜和种种情绪的折磨下,逐渐身体发红,背部生烟,灵魂出窍。

 

面对眼前曾经的同伴兵荒马乱的一切,大和守甜甜一笑,站定在主人面前,说道,

“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之一。和加州清光一样不好上手,但我想性能还不错。请多指教。”


审神者与本丸刀剑的记录日常 (6)

终于从考试的地狱里面平安归来了。想到最近肝兄弟丸的万战活动,就觉得和上次的演习场一样,又是四散小判终不还的节奏(上次没有小酒鬼,这次可能没有哥哥丸。。。。我已经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非常惊喜在停更的这段时间还有这么多人点赞喜欢这短短的几篇小随笔。感谢说书人 ,勇者艾米莉亞 (大大你的给力程度简直让我无以为报QWQ),半月墨子契_桜上官紫魅弦月 ,清水晓 ,CC叶晴歌 ,悲心者a ,鲶尾藤四郎兔叽💤 ,半晌清光 ,壹原忍栋藏阁DCG的点赞喜欢。也希望这篇文能够一点一点进步,全力演绎出你们喜欢的各位刀剑男士。

---------------------------------------------------------------------


希望我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能继续演绎出你们心中的“刀剑男士”。

希望能给偶然看到这篇文的你,一个短暂美好的体验。

------------------以下正文---------------------------------------------

“那么,各位大人都想要什么样的房间呢?”慧一自信地拍着胸脯说道,“本丸的一切小人都了如指掌,请各位大人尽管要求! ”

 

“嗯……药研你们怎么想?” 加州清光转身向粟田口一家问道,

“我们来说的话,最好是能够住下很多人的,就像大通铺一样的房间就可以了。”正在描述着的药研似乎想起了什么,微微一笑道,“父亲大人一生当中所造刀剑众多,兄弟性格也各不相同,但都是爱玩,爱热闹的孩子。”

 

“药研藤四郎大人就像监护人一样,是很爱操心和疼爱的人(刃)呢。”慧一点头道,

 

“加州清光大人呢?”

 

“我的话,希望是一个明亮,干净,又宽敞的房间呢。房间内部是什么样的我还没有想好,但最好能有一个地方放下一些化妆品就好了。”然而在思考中,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纠结的事情,甚至有些羞于启口,“然后…….然后房间如果能大到多住一个人也没有关系的话就好了。”

 

“吼吼,原来在未来还会有一位大人与加州清光大人同住吗?想必二位感情定是极好的”说完慧一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然后没看加州清光还有什么反应,便自行说到,

“那么,由小人带领各位大人挑选心仪房间吧。”

 

-----------------------药研藤四郎视角---------------------------------

 

眼前的加州清光在被慧一戳穿隐情之后,在他身后的自己清楚地看到他肩膀的微微颤动,之后便神色如常地跟着慧一前往房间的所在地。

 

比起房间,果然更令人在意的,是大将啊。

 

印象中的大将仅仅只有初次见面的寒暄和之后一次像是肺腑之言的感慨而已。照着人类的方式来进行推断的话,大将就和加州清光总结出来的形象毫无差几。

 

她是一位温柔的人。

但还是不够。这并不足以让药研完全放心。

 

被审神者赋予人身以后,脑内自然而然地就多出了关于“维护历史”,“无条件遵从审神者命令”等相关知识,而在这些相关知识中,并没有教会自己关于如何辨别一个审神者,

是否值得跟随。

 

药研自己也知道这其中隐隐约约有些不对劲。但是想到在这之后会被陆陆续续召唤至本丸的兄弟们,多次来往于各个时代将军霸主的药研更是担忧,

 

那样一位纤细的女性,真的有承担我等的器量吗?

 

在一期哥来到本丸以前,自己可得要好好振作起来才行啊。

 

但是刚刚还很沉重的思绪,就在下一刻被鲶尾藤四郎的惊呼冲散了。

“哇!药盐,前田,快看好棒的房间啊!”

 -------------------------------------------------------

慧一首先带领一群人来到的,是推荐给药研藤四郎等人的房间。

“因为暂时还没有住人,所以小人都只是放置了一些最基本的家具,像是矮桌,寝具等。这间房间开门就是一片庭园,是非常适合小孩娱乐的场所。”

 

此时本丸里的时间临近黄昏,正是阳光最耀眼的一刻。面向庭院的纸门向外敞开,阳光直透进来,衬出一片岁月静好;慧一走向房间的中央,在地上摸索了一下,便升起了一张可以容纳十几个人一起就坐的方桌。取代风雅的装饰画,一旁的台子上摆出了许多小孩的珍玩:布做的玩偶,水晶的动物,还有篮子里五彩斑斓的石块等等,错落有致的摆放显得意外地童真童趣。

 

在打开门的那一刻就走进来的鲶尾藤四郎将一切尽收眼底。感叹着房间一切都能感受到用心的布置的同时,也在期待着这个房间能够带给自己更多新的惊喜。

 

于是在慧一带着加州清光去往他自己的房间的时候,他就一下子用力推开幛子门 ----- 那是用来摆放各种寝具的地方

 

里面的东西在剧烈的振动下一下子就倾巢而出。

“啊啊!!鲶尾哥你怎么样!Σ(っ °Д °;)っ”

 

被一堆东西埋在地下鲶尾呼哧呼哧地挣扎着爬出来,急急忙忙过来想要帮他的前田也这才看清楚他身上的东西。

 

一堆被子。

不同颜色的被子,

样式各式各样的被子。

全都是配合着每个粟田口家族的人所设计的特别的图案。

 

比如说鲶尾藤四郎的,就是深蓝色湖海上,来回翻腾的鲶鱼;药研藤四郎的,就是在五谷草药中,不断研磨的药研(这种药研就是药研的本体的感觉。。。);平野的,是在一片绿意中,清雅绽放的紫藤。当然还有属于其他还没有来到本丸的兄弟们的。

至于为什么每个人就能认定那是自己的,那是因为每床被子的一角,都印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刀纹。

 

“哇!我自己的被子欸!我们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鲶尾兴奋地打破了一室的平静,

而前田已经埋在被子里不说话了。

 

“呐呐,药研!”当鲶尾藤四郎转过头去,就看到药研拿着自己被子,一脸惊喜又纠结的面孔。

一定又是在想一些复杂的事情了。鲶尾想到。

虽然在过去的记忆中并没有见过这位兄弟多少次,但似乎他们之间就是隐隐约约有那么一种羁绊,可以了解彼此的想法。

 

爬过去,戳了戳药研有着奇怪表情的脸,鲶尾说道,

“药研,我们现在是人了哦”

 

是人,有着手脚,能自由奔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识去做任何事的人。

未来有着不安,就先在现下,一点一点累积心灵的安宁吧。

让一点一点前进的时间里,慢慢学会,理解一切,然后……

 

了解到鲶尾的言下之意,药研会意地笑道,

“啊,我明白的。”

 

一切现在尚未明晰的事物,就等着时间来慢慢揭开吧。

 

“所以,药研,前田,既然初获人身,就先来帮我们像人类一样先学会收拾一下这片残局吧✧(≖ ◡≖✿)!”

“你这样也是无法掩饰你就是始作俑者的。”

“不过被子…..该怎么叠呢?”

“所以才要学嘛!像以前看到的人类一样把被子像折纸一样叠在一起不就好了吗?”

 

“这样啊,总之先换成常服,然后开始整理吧。”